什巳

acg西皮杂食,偏爱时泪。
三次元西皮食用较少,冷西皮专业户。
近期产出≈无,请随意取关么么哒(づ ̄ ³ ̄)づ

lonely hearts 01 段龙 abo

《lonely hearts》abo
#无间双龙# #段龙#
#原创多如狗 私设遍地走#系列
最重要的是,ooc有【严肃认真脸】
太太们忍痛割的大腿肉已经被窝扫食完毕,大感谢!现在是回报社会的时候噜。


lonely hearts 01


好热。
好热啊。
狭小但稍显空旷的公寓单间内,居中摆放的是一张简单的单人床。看起来暖洋洋软绵绵的被子虽然遮住了熟睡中青年的大半个脸庞,却没有挡住他皱紧的眉头——似乎在梦境中也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好热啊……
真的好热啊……
无意识间,青年摇摆着,柔软而蓬松的头发在枕头上蹭动。有什么酥麻的感觉顺着谁的触碰爬遍了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青年焦躁着,不耐地吐出略显炙热的呼吸。
修长挺直的双腿在被下绞成一个令人遐想连篇的弧度。突然间,被子隆起又倏忽间坠落。
“……ta酱……”
伴随着房中响起的沙哑的梦咛,青年慢慢地张开了水意满溢的双眼。静默了近一分钟,在意识到自己究竟梦到了什么之后,青年的面色不仅没有平复下来甚至开始向惨白发展。
他伸手顺着胸口缓缓向下——湿润并且黏腻的触感像蛇一样咬住了他的手指。
于是青年的表情就此定格在惨白之上。
他僵硬地转头,侧首看了眼床头桌上的时钟。
凌晨两点。

“我讨厌omega。”

僵硬的手指抽搐了一下,龙崎郁夫好像这才清醒过来,掀开被子,他跌跌撞撞地奔向了浴室。
“咔哒”一声,浴室的门被锁上了。
水声逐渐响起。


天亮了。
俗话说,太阳底下无新事——松尾组某二头目第一心腹深町深以为然。
但是话说回来,今天虽然是周一,但仍有很多值得期待的新鲜事的。
比如说。
“boss早。今天的行程安排是:上午九点半,参加山城组会长的葬礼。所需礼品已备好,清单在这里,请boss过目。”
被深町称为“boss”的男人卷起烟草,微微低头一舔,吐出一缕烟雾。
抬头间,男人的唇角露出一点笑意。
“是前·会长。”
在“前”字上加了重音,他这么说着。
深町的表情未变,“是,我明白了。”
松尾组的少当家,段野龙哉,随意地摆摆手。
深町立刻get到了boss大人的“旨意”,当即鞠了一躬,带着另外两名同事退出了少主的办公室。
“boss这是高兴还是生气了啊……”
深町面无表情地看着挠头苦恼的同事,以一副“你们这群鱼唇的凡人啊”的目光“恨铁不成钢”地开口道,“不用担心,boss这周走的是老师指导路线。”
啊啊,果然,每周一最值得期待的,就是boss大人的新路线呢。
本周一,深町·段野脑残粉·deeptown·武,一如既往地表示,跟着boss大人混黑道,真是幸福啊。


啊……
“龙崎?龙崎你怎么了?”
龙崎郁夫抬起埋在臂弯里的头,直接映入眼帘的就是同事日比野美月的脸庞。
“啊,是日比野啊。我?我没事啊,可能昨晚没睡好吧,有点困的呢。”
剪着波波头的女性身上既散发着独属于女性的温柔气息,又传达出一股干练简洁的意味。明明是青草般清新的味道,却让龙崎全身上下感受到不可抵抗的侵略感。
好危险。
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点。
“果然,你今天很不对劲。”
细心的日比野自然不会错过龙崎郁夫的小动作。但紧接着,她就拧起了好看的眉眼,“今天早上我只吃了很普通的面包牛奶,即便是这样,你也觉得很刺鼻?”
对于自己这个搭档,日比野真不知道该说他好还是不好了。整天扬着人畜无害的俊秀脸庞,让人丝毫提不起对他的戒备感。而他却在与人的接触中以敏锐的五感剖析着每一个人。
但自己,显然是不乐意在吃了咖喱饭刷了十几遍口腔之后被一针见血点出吃了什么的。
这是残存于她身上最后一点独属于女性的矜持。
对,矜持。
日比野这么对自己说。
“不不不不是的啊,日比野你误会了。”卷毛青年连忙挥手,“只是你刚才靠的太近了啊,这个,男女……”
细细的眉峰一挑。
“我说龙崎,你是在逗我吗?我可是alpha,你是beta,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是同性,你在在乎些什么?”
龙崎郁夫露出抱歉的笑容,双手合十致以歉意,“嘛嘛,是我错啦。每次看到日比野的脸都会忘记你是alpha的事实呢,抱歉抱歉。”
“二署的酱油们!还在窃窃私语什么!案件——有新案件了!”
龙崎郁夫和日比野美月对视一眼,急忙抓起椅背上的羽绒服,两个人立刻跟了上去。


山城组的会长并不是自然死亡。
段野吐出一口烟雾,望着灵堂上老爷子的面孔。
大概所有人都以为是他段野龙哉对老爷子痛下杀手以消敌对势力从而使松尾组的势力更为巩固吧。
搞笑,他段野龙哉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嘛?
如果是他做,他只会将老爷子的宝贝儿子废了。即便是再冷血的黑道,都会有那么一个两个不能忍受别人触碰的软肋吧。
曾经的山城组会长有。
他段野龙哉,哎?
自诩为“知性黑道”的男人不知为何自顾自笑了出来。
软肋啊……
已经失踪了十年的,算吗?

“我怎么好像听见了警笛声?”

参加葬礼的某黑道成员神色一紧。段野的目光转向了深町,深町立刻会意,转身悄无声息地向门外走去。
拜祭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当段野缓缓走出灵堂时,深町已经以一种管家的姿态为其拉开了车门。
“大概二十分钟前,街道对面的居民向警视厅举报了一起alpha恶意虐杀omega事件。”
“哦?”
见boss大人有听下去的欲望,深町一边调转车头一边继续说道,“据说这两个人是一对夫妻。而且是政府‘乐园’系统进行匹配的。但是好像两个人并不适合对方,所以……”
“停下。”
时时刻刻遵循boss命令的深町在刹那间踩下刹车。
车旁走过一对男女。
男的穿着蓝色的羽绒服,从背影只能看到他蓬松的头发与修长的腿型。
而女的则干练地穿着职业套装,从背影看,应该也是一名美人啊。
“好了,开车吧。”
深町从后车镜中看到boss大人转过头去,俊美的脸庞在烟雾缭绕中显得并不是那么清晰。
啊啊,boss大人好像很烦恼的样子呢。
“再看就把你这一年的工资扣掉。”
深町已经听不出boss大人声音的低沉喑哑了。
不是说好了的,这周走的是春风化雨的老师路线么?
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冷酷无情?
“老师,也有着普通老师和教导主任的区别啊。”
仿佛看透了深町的腹诽,段野深深地叹息着。
想起刚才路过的那个身影,段野极缓慢地闭上双眼。
郁夫……


和日比野在地铁站前分手之后,龙崎郁夫便回头走出地铁站,并穿过人流,沿着一条路大约走了二十分钟。
最后步入街角的一个公用电话亭。
“……您好,我想要十支‘噬尾龙’。”
“那您的意思是?”
“……刘、宗、铉……”
“好的,我明白了。谢谢您。”


也许,已经不能再等了。
龙崎郁夫挂断电话,望着玻璃外的人来人往,不知为何,有一瞬间的迷茫。
直到他看到街道对面的那个身影。
高高瘦瘦,一身合体剪裁的风衣,以及——赠礼人为自己的白色围巾。
“ta酱?”


tbc.


先码到这里,有点困了。
希望大家能喜欢。
谢谢。

评论(15)
热度(204)

© 什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