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巳

acg西皮杂食,偏爱时泪。
三次元西皮食用较少,冷西皮专业户。
近期产出≈无,请随意取关么么哒(づ ̄ ³ ̄)づ

lonely hearts 02 段龙 abo

《lonely hearts》02

 

   01


落地窗外,夜幕渐渐降临。华灯初上,正是夜生活开始的时候。
相邻的两个雅座间,段野龙哉和龙崎郁夫背对背坐着。男人抿了一口杯中的酒,放松身体,倚在沙发里。而青年则规规矩矩地双手捧着一杯牛奶,双目微微失神。那小学生般的坐姿倒也显得青年异常乖巧。
“郁夫。”
“郁夫?”
“啊?啊!ta酱……”
“今天怎么老是走神,刚说的你都听见了没?”
“啊……你说你快要升了,对吧对吧?”
龙崎郁夫开心地抱着牛奶杯,喝出一嘴奶圈。
“我说,这个不是重点好么?”
“哎哎?”
“真是受够你了……”我孙子会的少当家挂着无奈的表情甩开打火机,稍微垂首,点燃了一支烟。“你的那个搭档,日比野小姐,她的父亲究竟是什么人你知道么。”
“当然知道啊。”郁夫悄悄往外坐了一点,低头笑得纯良无害,“是警视厅的警务部长啊,也是首席监察官呢,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那你知道他是推行omega权益平等化的倡导人么。”
龙崎郁夫睁大眼睛,很吃惊的样子,“真的?”随即,“可是这个和ta酱又有什么关系?”
“和我当然是没什么关系。”
郁夫心中一颤,“那……”
“和我·们是有关系的。”
镜片下的双眼,看的方向究竟是哪里呢?
“我怀疑,结子是个omega。”
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心像高处的石头,蓦然间坠落,并且不断地坠落,慢慢沉入心中那片冰冷的湖水。
——啊,突然感觉有点冷呢。
“你是说,结子老师并不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是个beta,而是omega?”
“嗯。”段野龙哉起身,“我怀疑结子的失踪和omega权益平等化有关。十年前她失踪的时候,正好是日比野提出这个议案的一个月后。”
“ta酱……你有没有想过,也许……”
“嗯?”
“也许结子老师其实已经,已经——”
“郁夫!”段野略显不耐地截断青年的话,“如果你想起了什么。”他摇了摇手机,“打电话告诉我。”
青年怔了怔。
笑,眉眼皆弯。
“嗯,我知道了。”


段野龙哉,龙崎郁夫,两人曾是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竹马竹马。他们的老师,柏叶结子,是一名可爱而又温柔的女性。虽然她并不擅长料理,但做的蛋包饭却深受小朋友们的欢迎。而她也一直用心地照料着孤儿院的孩子们。
常规的生活在十年前的一个雨夜被打破。
那天夜里,孤儿院响起了三声枪声。
而郁夫的记忆也到此为止。
接下来能想起的,只是漫天的火光。
孤儿院的孩子们你救我我救你一起度过了这个难关。但出人意料的是,后来警察在孤儿院的废墟中找到了一具尸体,唯一能辨认其身份的,应该就是那串噬尾龙的项链。
小龙哉拒绝相信那个尸体是结子老师的,接着他找到小郁夫,两个人定下了一起寻找结子老师的约定。
为了能够尽快找到结子老师,段野决定走上黑道,而由郁夫去考警校,两人在不同的世界里尽全力寻找结子老师残留下的讯息。


对于ta酱而言,我究竟是什么呢?
龙崎郁夫打开家门,为自己倒了一杯水。
应该是好朋友吧?
不不,好像自从考入警校以后,交集也变少了,所以,应该算不上是“好”朋友吧。
毕竟ta酱的很多事,他都不晓得呢。
那,那应该称得上是“朋友”吧?
他们可是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呢。记得ta酱最喜欢抢他的蛋包饭吃了。
郁夫的笑容隔着水杯,模糊得几乎看不清了。
似乎也不算朋友吧,能在一起吃饭的时光好像仅仅停留在小时候,现在的他们最经常做的,只是背对背交换情报而已。
对,其实他们只是合作伙伴的关系。
不。
龙崎郁夫忽然想到今天凌晨那个黏腻潮湿的梦境。
“我讨厌omega。”
段野的声音在脑海里清晰地回响起。
“现在你知道结子老师也是omega了,还会继续讨厌omega么?”
郁夫喃喃着。
他其实并没有那么想去寻找结子老师。而当时答应了ta酱,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习惯了听他的话。
那段失去的记忆之所以被自己下意识地隐藏在脑海最深处,也一定是因为它本身对自己而言就代表着“痛苦”。
而ta酱,却一直希望自己能回想起这份“痛苦”。
对,他们的关系既不是好朋友,也不是朋友,甚至连合作伙伴的关系都算不上。
他,龙崎郁夫,仅仅是甘愿被那个名叫段野龙哉的男人驱使利用罢了。

只要在现实上裹一层名叫“友情”的甜蜜糖衣,这个叫龙崎郁夫的傻瓜,就会心甘情愿的咽下。
即便他并不喜欢吃甜的。
但那又怎样?
段野龙哉认为他喜欢吃甜的,这就够了啊。

“这就够了。”
卷发青年微微笑开,然后喝尽杯中最后一滴水。


新宿,警视厅。
“好久没看到这么嚣张的犯罪嫌疑人了,啊啊,这个世界,崩坏了么真是的。”
迎面走来的蝶野真一,口中不知在念叨着什么。出于礼貌,郁夫微笑着向他点头致意。
“啧,这不是二署的‘头牌’么?怎么,今天你们老大也一如既往没有案子给你们办啊?”
“呃……”
龙崎郁夫正要开口,顶头上司三岛便走了过来。
“来来来,看看这炫耀的嘴脸,一定是审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了吧,说出来听听,让大家都为你自豪一下。”
蝶野近乎神经质地偏头,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冷哼一声走远了。
“三岛先生。”
郁夫收回视线,和上司打了个招呼。
“下次遇到这样的挑衅,一定要反击回去。”
“嗨嗨我明白了。”郁夫握着双手笑腼腆地着应道。
“对了,昨天那个案子,受害人,就是那个omega女性,她被及时抢救过来了。”三岛将一张纸塞入郁夫手中,“这是医院地址,你去问问看有什么情况吧。”
“哎?三岛先生您不去么?”
“傻小子我和日比野都是alpha,只有你这个beta不会给她危机感啊。”
郁夫愣了愣,“那是不是说,询问人是omega,受害者的情绪会更稳定?”
三岛摸了摸下巴,“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他拍了拍郁夫的肩膀,“交给你了。”
“明白!”
龙崎郁夫扫了一眼手中的纸条,之后就快步走出了警视厅。


“您好,请问是刘宗铉刘先生吗?”
“是的,我是昨天向您预约的人。”
“很抱歉,事出突然,我想明天再亲自登门拜访拿药可以吗?”
“麻烦您了,非常感谢。”


知性黑道的办公楼,也不出意料地充满着知性风格——即便是伪装出来的。
“让你盯的人怎么样了。”
目光锁在股票大盘的男人,忽而用轻描淡写的语气问着。
“除我们这波人以外,目前没有发现跟踪龙崎先生的人。龙崎先生的作息较为规律,不过这两天倒是频繁出入街道上的公用电话亭。”
深町保持着面无表情,淡定地汇报着。
出入电话亭啊……
烟雾笼罩住段野龙哉的面庞,使他的表情变得更加难以猜测。
“需要继续观察么?请少主指示。”
段野表情未变。
“继续?当然。”


tbc.


这样无大纲写哪算哪的脑洞居然有那么多人愿意看真是感动哭╥﹏╥谢谢各位愿意点进来!
大感谢!
最后想问大家一个问题,郁夫的信息素味道,是什么样的好呢?段总裁好说,烟草味即可,郁夫总不能真的是蛋包饭味儿的吧?


评论(22)
热度(112)

© 什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