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巳

acg西皮杂食,偏爱时泪。
三次元西皮食用较少,冷西皮专业户。
近期产出≈无,请随意取关么么哒(づ ̄ ³ ̄)づ

lonely hearts 04 段龙 abo

《lonely hearts》04

 

   01   02   03


天色朦朦未亮,整个城市似乎都陷入在沉睡之中。
吉田夫人像往常一样推开了自家庭院的大门,正准备去晨练时,老太太却被躺在门口的一个满身血色的人吓了个半死。
“快!快叫救护车!”


“嗡嗡嗡——”
放在桌几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仍在睡梦中的段野龙哉皱着眉头堪堪醒来,伸出左手摸索着抓起手机滑开接听键。
“喂……哪位?”
睡眼朦胧的男人在听到对方汇报的内容后立刻清醒。
“你说什么?”
他摸出眼镜架在鼻梁上,沉声问道。
再次确认自己并没有听错什么之后,段野龙哉不耐的表情中隐隐浮出一丝复杂。
“知道了。”


今天的新宿,也一如既往的“和平”啊。
三岛薰捧着清茶,抿着。像个晒太阳的糟老头子一般发出了满足的喟叹。
“哎?” 龙崎郁夫抱着一大箱的文件回来,“三岛先生你怎么来了?”
三岛薰佯装生气地重重将杯子放下,“怎么?你调到总厅后都不乐意我来看看啊?”
生怕三岛真的生气的郁夫立刻点首致意连忙讨饶,“三岛先生真是的,放过我吧。” 说话间将资料移交到人事部的田村小夏手中,“麻烦小夏前辈整理一下了。”
田村小夏状似亲密地捶了郁夫一拳,嘻嘻哈哈地接过资料走了。
郁夫捂着被前辈“关照”过的腹部,像脱了水的鱼一样急促地喘了几口气,“嘶……好疼好疼。”
“嘛嘛,警视厅的女人可是比男人更暴力的存在啊,哈哈哈哈。”
“三岛——先生——你刚才说了什——么——”
日比野美月挂着“亲切友善温柔和蔼”的笑容弯下身子从三岛的身后凑过来。
“啊哈哈哈……什么都没说啊小美月,你听错了啦。今天的风儿,有点喧嚣呢,啊哈哈哈哈,你说是吧郁夫?”
对于这个时候喊“郁夫”妄图刷亲密度使自己昧着良心替他说假话的行为,龙崎表示,真是——太特么爽了……
谁叫三岛先生总是欺负他——们。
最后一个字不是欲盖弥彰地加上去的嗯。
美月狐疑的目光在两人之间走了个来回,最终直起身板,“郁夫,收拾下,医院那边有人报案。”
“啊?好的,是什么样的情况?”
三岛眼看着两个“曾经”的得力后辈向自己打完招呼就匆忙向外走去的背影,不知不觉有一种嫁女儿的伤感。
当然,这种伤感在他看见蝶野真一后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喂——你跟着他们干嘛?”
蝶野真一转过身来嗤笑。
“警察——除了查案还能干什么?”


深町缓缓停好车,然后下车为段野龙哉拉开车门。
男人叼着烟施施然下了车。
这是一幢普通的白领公寓楼,在日本随处可见。从楼房的设计到色彩的搭配,都没什么起眼的地方。
“boss,您确定要去看望中冢小姐么?”深町双手交叉在腹部,一本正经地问道。
段野龙哉吐出一缕直直的烟雾,“嗯?”
“没什么,请恕属下多言。”
段野龙哉随意将烟卷摁灭在墙上,“走吧。”
深町上前敲响房门,之后退到段野身后。
打开房门的并不是中冢葵——那个昨天他和郁夫提起的失踪的beta,而是一名男子。
“段野先生,您好。我是葵的男友。”
段野点点头,走进房屋。
中冢葵之于段野龙哉,其实就是一个陌生人。而他之所以关注一个对自己而言没什么意义的小女孩,是因为他在她身上似乎看到了自己。
同样是孤儿,同样想要复仇。
可惜的是,小姑娘在有了真心珍惜她的爱人之后就选择了放弃报仇。
啊,女人,就是这么的软弱啊。
“段野……先生?”
段野走近卧在床上的女孩子,“怎么样了……是谁绑架的你?”
女孩子摇摇头,表情十分痛苦。
“啊,之前葵说她是趁乱自己逃出来的,绑架她的那个人貌似是个乞丐。”
段野回头看了葵的男朋友一眼,“她自己逃回来之后一直这么痛苦?”
“不是的,直到您进门之前葵还好好的。”
——有什么味道弥漫开来了。
段野下意识捂住鼻子,“这是什么味道,你们家有花朵腐烂了?”
“啊?没有什么味道啊。”
段野看向深町,深町则摇摇头,一脸严肃地表示自己并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
“段野……先生……” 中冢葵的眼神迷迷蒙蒙的,“请您……”
“嗯?”
段野龙哉上前,想听清她说的话。然而,靠近她的一瞬间,那股什么东西熟透了的味道顿时扑鼻而来——
“omega!”
段野龙哉立刻退后,转向葵的男朋友,“她发情了。”
“啊并不,葵只是,可能是身体不舒服,她以前都吃这个的,吃了就好。”
葵的男友在柜子里扒出了一个小盒子,“葵,你是不是又发病了,快喝了它,喝了你就好了。”
那是个段野看着很是眼熟的盒子。
有着“8”的暗纹的盒子。
段野龙哉的脑海中立刻闪过什么细节。
郁夫?
“能麻烦您给我一支这个药么,我好像想起来,家里有人也有这个症状。”
忽然对自己客气起来的段野龙哉,显然让葵的男友有点受宠若惊,“啊,您请便。”
段野龙哉示意深町收下,“多有打扰,告辞。”
没有理会身后人的回应,段野急急走出公寓楼。忽然,他停下了脚步。
那个在脑海中一闪而逝的念头渐渐清晰起来。
“去查,中冢葵的性别,以及那只药。”
深町垂首。
“是,我明白了。”


“大事不好了!”
正当龙崎郁夫一行人询问报案人证词时,一个男人冒冒失失地冲过来——
“那个beta发情了!!”
“哈?”
蝶野真一以一种“你脑子有病嘛”的眼光上下打量扶着膝盖气喘吁吁的东海林太郎。
“你啊,是笨蛋嘛?!”伸手给了搭档脑袋一个“爆栗”,蝶野没好气道,“那个男人,明明就是普通的beta白领——”
“不是的!那个、那个男人是吃了抑制剂伪装成beta的omega啊!”
日比野美月和往常一样自然而然地看向自家搭档,却发现龙崎郁夫的脸色有点难看。
“郁夫?”
郁夫迅速地转过头来,“怎么了?”
“啊,没什么,只是看你好像有点不太舒服。” 日比野美月凑近仔细端详郁夫的脸,神情中有着显而易见的关切。
“啊,这个。” 郁夫若有所思地示意了下受害者病房的方向,“只是感觉好奇怪啊……” 随即他歪头对着日比野笑,“日比野不觉得最近omega作为受害人的事件出现得频繁了吗?”
“这么一说,的确有点呢。” 她抬头看向报案人,“吉田太太,您当时在门口看到受害人时,他除了满身是血,还有看到别的什么么?比如说周围可疑的人?”
吉田老妇人摇摇头,“我当时都快吓死了,以为他都不行了。啊咧,他不是个beta么?我家阿娜塔是alpha,可是他并没有提到说闻到什么信息素的味道啊。”
蝶野真一咬紧牙关,“这群……不安分的omega。”
其实并不怪蝶野说出这样足以称得上是性别歧视的话语。社会总是弱肉强食的,alpha因为各方面素质的压倒性胜利,总是站在社会金字塔的顶端。而omega无论平时再如何强大,都有一个他们非常难以自控的初次发情期。一旦初次发情期来到,omega的身体就会逐步被欲望控制。而omega散发出的信息素,会吸引附近无配偶的alpha的聚集。如果alpha彻底被欲望主宰,那么无论发情期的omega如何反抗,大多数都是以强行标记作为下场。
无疑,这对于omega群体而言,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所以,政府很早就推出了“乐园”系统,未婚alpha、omega、beta都可以提交自己的个人信息,由“乐园”筛选配对,完成婚姻大事。
一般情况下,omega都会配给alpha。
但是,还是有很多omega选择了暗地里使用抑制剂,伪装成beta,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如果在适当的时间点找到自己的另一半还好,一旦抑制剂失效,将会给周围人带来很多麻烦。
而蝶野,此刻就在烦恼这件事。
“他自己怎么说?” 龙崎郁夫抬头,“发情期的omega……是不是已经失去理智了。”
“呃……” 东海林太郎很是苦恼。“他说有人绑架了他,还给他打了什么药剂,之后他就昏过去了,再醒来就是在医院了。很奇怪的,那个男人身上的血虽然很多,却没有一处受伤的迹象,只是被注射了安眠成分的药。但是他醒过来没说几句话就发情了啊!明明调出的公民个人资料性别那栏写的是beta啊!主治医生里有个未婚的alpha都差点暴走了啊!” 东海林太郎紧张地揉了揉裤缝。
“绑架他的人,目的到底什么呢……” 日比野若有所思地喃喃着。“哦对了,今天麻烦您了,吉田夫人,请您尽早回去休息吧。”
吉田老太太点点头,笑着离开了。
“我总感觉……” 龙崎郁夫恍惚间开口,“这只是一个开始……”


段野龙哉的办公室内,地上到处摆放的是各种品牌的牛奶。近到日本的家常品牌,远至隔海一端的“伊利”“蒙牛”“特仑苏”……
“boss这是在做什么?”
深町望着玻璃门内的boss正拿出一瓶又一瓶的牛奶,插入吸管,并不喝,只是闻的动作,维持着八风不动的面瘫表情回应道,“抱歉,此刻的我也看不清boss大人的想法了。”
不是这个。
也不是这个。
段野龙哉的表情越来越难看。
他扔下最后一瓶牛奶,挫败地跌坐进靠椅中。
昨天晚上逗弄郁夫的时候他并没有多想,只是觉得和小时候一样嘛,郁夫还是那么容易被惹哭。即便后来有点尴尬,他也只是糊弄了过去。
但是昨晚他闻到的那个味道,那个并不让他恶心厌恶反感的味道,那个甚至勾起了他刻意隐藏的冲动的味道,究竟是谁的?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进。”
“boss,关于中冢小姐以及那支药的具体情况,都在这里了。”
深町递上一个牛皮纸文件袋。
段野龙哉深深吸了一口烟,极缓慢地吐出来,“出去吧。”
“是。”
办公室里很安静。
非常安静。
男人将烟卷狠狠摁熄在烟灰缸里,三下五除二拆开了文件袋。


“嗯,今天也一样没什么特别的收获。”
龙崎郁夫一边提着晚餐,一边和日比野打着电话。
“田中爱小姐只是和我说了她平时喜欢做的事情,其它都没说。既没有指控她丈夫的婚内暴力,也没有否认。”
穿过楼道。
“怎么可能,我是个beta啊,只能和beta在一起,田中小姐那么优秀温柔的omega怎么会看上我啦。”
握住门把手。
“应该还是有隐情的,对了,她丈夫那里有没有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总不会——呃,无缘无故殴打他妻子吧,不然太变态了。”
在看见坐在床上的段野龙哉时,郁夫的声音打了个壳,不过很快就自然地接了下去。
“不聊了日比野,明天见面再说吧。”
“嗯,晚安。”
郁夫挂断电话,走近段野龙哉。
“ta酱,怎么了?”
段野龙哉一直低着的头终于抬起,他紧盯着龙崎郁夫的双眼。
“郁夫。”
“嗯?”
段野龙哉缓缓起身。
几乎一字一顿——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tbc.


祝大家食用愉快www

评论(24)
热度(163)

© 什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