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巳

acg西皮杂食,偏爱时泪。
三次元西皮食用较少,冷西皮专业户。
近期产出≈无,请随意取关么么哒(づ ̄ ³ ̄)づ

lonely hearts 07 段龙 abo

《lonely hearts》07

 

   01   02   03   04   05   06

 


海风吹起孩子们柔软的额发,笑容和笑声都被风携裹着,传出很远很远。
“长大以后,我要嫁给郁夫!”
小女孩笑得十分甜美,她正挎着一个头发卷卷的眼睛湿漉漉的小男生。小虎牙微微露出来,小嘴撅上了天。
“谁稀罕龙哉,郁夫人可好了!”
“我说……”
正和小女孩的哥哥扭成一团的小龙哉呶呶嘴,“现在你该打的不是我了吧。”
远近有名的妹控——“那智聪介”,停顿了一下,随即从沙滩上连滚带爬地站起来,冲向妹妹——
“你不是、你不是说——”
“反正龙哉又不愿意娶我,还是郁夫最好啦,对吧?”
说着,小女孩晃了晃和郁夫紧握的双手,笑眯眯地看向卷毛小男生。
卷毛小男生摸着头发傻傻地笑着,憨憨的十分可爱。
“哎。”
“哎什么哎!”
小龙哉跑了过来,脸色黑得跟个锅底似的说着,“你们那么小,连性别都没确定呢!万一是两个alpha怎么在一起!真是……笨死了!”
小郁夫困惑地看着小龙哉。
拽拽的小男生一脸“算了败给你了”的表情,毫不留情地扯开两个小孩子紧握的双手。
“龙哉你疯啦,你把我弄痛了!”
小男生只是甩过去一个酷酷的眼神,就定住了生气的小姑娘和想为妹妹出头的小男孩,随即抓起小郁夫的手。
“走了走了,下次不要随随便便答应奇奇怪怪的女人的话,女人大多是不可靠的,只有结子是例外。”
“哦哦……” 小郁夫一边被牵着走一边疑惑地问道,“那ta酱,怎么样才能在一起啊?”
“你是笨蛋吗?当然是喜欢,喜欢就可以在一起了啊。”
“哦哦,那我和ta酱能在一起吗?”
小龙哉心中忽然闪过一种偷乐的情绪——他就知道,小郁夫才不会被别人拐走。
他停下脚步,低头看着目光清澈的小郁夫。正了正神色,佯装一本正经地开口:“听着郁夫,我们总是一直在一起的。”
小郁夫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如果我们都是alpha也可以在一起吗?”
“你才不会是alpha呢,我骗他们的!”
蓦然间,小郁夫踮起脚尖,歪头亲了亲小男生的脸颊。
酷酷的小男生一瞬间没有绷住表情,脸蛋“唰”一下红透了!
“你、你干嘛啦!”
“电视上是这么演的啊,对喜欢的人要亲亲呢,ta酱好逊哦,连这个都不知道!哈哈,我要告诉结子老师,ta酱也有不知道的事咧!”
小龙哉急忙拉住想要跑向老师的小郁夫。
“谁不会了!是你不会好么!”
拽拽的小男生动作干净利落却难掩紧张地扣住卷毛男孩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人的一生中,会有很多记忆。
重要的会被郑重地放在手中,珍视地反复抚摸着。
不重要的会被深藏在心里,十几二十年中,渐渐淡了印象。
他还记得。
而另一个人,已然遗忘。


真是做了一个好梦啊……
从昏迷中醒过来的龙崎郁夫一边感叹着儿童时光的美好,一边感受着自己目前的处境。
之所以是感受——是因为他既被绑住了手脚,又被蒙住了眼睛。
周围一片寂静。
没有人。
空气中有些微腐烂的味道。
果然,绑架他的,就是那个乞丐么?
龙崎郁夫动了动被绑在身后的双手。
——好专业的手法。
他往后靠去,是墙。
顺着墙根慢慢摸索过去,是置物的脚柜。
不知道那个男人什么时候会回到这里的郁夫当机立断,卡着柜子的尖锐处,反复摩擦了起来。


我那霸守曾经是一名隶属新宿警视厅的法医。
因其专业知识极为深厚,一直得到人们的敬重。
而他也如此的骄傲着。
直到那个女人的出现。
是她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愚蠢的女人啊,愚蠢的omega。
最后不还是被国家机器制裁了?
这就是omega妄想撼动alpha世界的后果!
一遍又一遍回想着那个女人在枪响之后倒在地上的孱弱身影,佝偻着背的老男人不断从喉管中发出“嗬嗬嗬嗬”的声音,充满着无处发泄的怨恨。
他推开门的一瞬间,曾经身为刑警的敏锐感并未让他完全躲过青年的攻击——
我那霸守捂住眼睛倒退出去,差点摔个倒栽葱。
“你这个——不知好歹的omega!”
男人摇晃着擦去眼眶边上的血迹,怒吼着冲了过来!
龙崎郁夫像是被那句“omega”刺到了一样,愣了一刹那。
那一瞬间,背负着怨念生存了十年的男人露出诡异的笑容,手中翻出注射器扎进青年的手臂狠狠地将里面的液体全部推了进去!
即便下一秒被青年过肩摔硬生生掼到坚硬的地面上,我那霸守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你以为、咳咳……可以瞒得住我么!”
郁夫挥手拔出注射器——太快了,男人推进液体的动作太快了,以至于手臂的肌肉几乎快僵硬。
“你们这群不安分的omega!”
“你也是!她也是!”
“为什么要来和我们alpha抢夺荣誉!”
郁夫并未对其做出任何反应,仅仅是动手绑住男人的手臂。动作之间手臂微微颤抖着,蜿蜒开一缕缕血丝——是刚才为了解开绳子受的伤。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以为抓住我就够了吗?你是omega!你马上就要发情了!你会像只母狗一样乞求着alpha的操干!”
龙崎郁夫皱了皱眉头,一脚踩上男人的脸。
“闭嘴。”
“你——你让我闭嘴我就——”
“说了让你闭嘴就闭嘴。”
青年的脚踩在男人的咽喉处。
“你死了,不会有任何一个人知道。”
我那霸守挣扎着,“没有我你怎么结案!你会让我死?怎么可能!你们omega都是这么让人恶心!嘴巴上说的大义凛然!谁知道私底下是一副什么淫荡嘴脸!”
捆好男人的双手双脚,龙崎郁夫用袖子擦去了手臂上的血迹。
他打开手机。
界面的反光中,是一个头发凌乱脸色惨白的男人。
已经……凌晨1点了啊。
他并没有浪费时间在发呆上,迅速地拨通了日比野的号码。
“嘟——嘟——” 短暂的等待之后——
“日比野,请问哪位?”
“是我,龙崎郁夫。”
“龙崎?你怎么了?嗓子怎么这么哑!”
青年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我抓到那个抑制剂失效案的犯罪嫌疑人了。”
他望了望窗子外面,报出了附近的标志物。
“龙崎你在那里等着我!马上就到!”
郁夫惨然一笑。
“抱歉日比野,我得去一趟医院,人我已经绑好了,十分钟你赶过来就绝对没有问题。”
不等那头日比野的回答,郁夫便挂断了电话。
他微微喘了喘口气。
好热……
好热啊……
“你这个样子出去!哈哈哈哈哈!只会被alpha按倒在地上标记!你以为吃了那个女人做的噬尾龙就可以抹除你们是个omega的命运了吗!不可能的!”
“你们——永远都只是欲望的奴隶!”
“闭嘴!”
郁夫捂住脑袋想要挥开男人的声音。
“别挣扎了——给你注射的,可是别人的双倍啊……哈哈哈哈哈……”
“嗡——嗡——”
是ta酱的电话。
意识有点模糊的青年动作缓慢地从口袋中掏出那个白色的手机。
“ta……酱?”
“你在做什么。”
电话那头男人声音的温度已经接近零下。
“ta……酱……”
“这是我给你打的第七个电话。”
“抱、抱歉……”
青年的脑子有点犯晕,他其实已经听不太清楚男人在说些什么了,只是习惯性地去道歉。
他和ta酱,总归男人才是对的。
“郁夫?”
“抱歉……抱……歉……”
电话那头的男人终于意识到不对劲。
“你在哪里!”
“我……”
电话“嘟”地一声,被掐断了。
对……
郁夫头脑昏沉,身体热得几乎从内部燃烧起来。
他在渴求着什么?
谁能来抚摸一下他?
龙崎郁夫后知后觉地发现——
他好像,发情了……
不能、不能让ta酱知道。
对,不能让ta酱知道。
日比野也快来了。
他得、快点离开这里!


tbc.


码完了就传上来了。
也不晓得大家会不会不喜欢窝这种密集型的传文方式……
哎 (-_\) 总之祝大家食用愉快叭!
谢谢!

评论(51)
热度(197)

© 什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