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巳

acg西皮杂食,偏爱时泪。
三次元西皮食用较少,冷西皮专业户。
近期产出≈无,请随意取关么么哒(づ ̄ ³ ̄)づ

lonely hearts 08 段龙 abo

《lonely hearts》08
   

   01   02   03   04   05   06   07


日比野美月到达龙崎郁夫指定地点的时候,那个简陋的公寓中,已经空无一人,徒留凌乱的现场——血迹、针管、绳索。
以及空气中浓郁的、并未散去的牛奶香。
这是……omega信息素的味道?
龙崎呢?
犯人呢?
她茫然地转了一圈,立刻掏出手机,拨通了郁夫的手机号。
漫长的等待。
——没有人接。
日比野左手按住腰,理智的女alpha逼着自己深呼吸了一口气,接着继续拨打龙崎郁夫的号码。
没有人接。
仍然是没有人接。
日比野美月扒了下头发,满腹的着急快要压制住她的理性。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电话那头机械冰冷的女声如此提示着。
日比野挫败地垂下了头。
龙崎,你究竟在哪儿?


而被日比野牵挂着的龙崎郁夫,此刻正躺在段野龙哉的怀里。
男人将手机关机,干净利落不带一丝犹豫地扔到旁边,不施舍哪怕只是一个眼神。
深町不动声色地瞄了一眼后车镜中的boss和那个卷发青年。只见平日里被人碰一下就要散发出大半天冷气的少主此刻居然主动将青年抱在怀里,任凭青年在他怀中蹭来蹭去。
深町是一名beta,游离于两个极端中间的性别使他既拥有alpha的部分强悍能力,又兼具omega的细腻。
虽然他无法闻到信息素的味道,但他能猜到,boss怀中的这个青年——应该是一个正在面临初次发情期的omega。
是的,omega。
boss最讨厌的omega。
而事实上,在段野龙哉的感官里,信息素的味道,已经盈满了车厢。
满到几乎要将男人逼疯。
纯真又勾人的牛奶香,似乎带着把小刷子,一下一下地轻挠着男人的欲望。
此刻,正陷入发情期的郁夫已然失去了意识。
热……
好热啊……
“哈啊……嗯……”
意识昏昏沉沉中,青年感觉自己身体的内部在渴求着什么,连带着连身体后方似乎都湿润了。
青年的脑袋枕在男人的腿上,不安地蹭着,蹭着,蹭地段野龙哉的脸色愈来愈黑。
此刻,omega的身体已经开始为即将到来的鱼水之欢做好了准备。
“呃……嗯……”
迷蒙中,脸上好像有什么硬硬的东西抵住了。龙崎郁夫下意识伸手去抓。
——好烫!
正欲缩回手时却被男人的手掌包住,继而被拉起,最终跨坐在男人的腿上。
下半身完全契合的一刹,似乎缓解了身后从神经末梢爬往脑髓里的瘙痒感。
但是太烫太硬了啊……
青年发出不满的呻吟,哼哼唧唧地按住男人的肩膀向上撑起自己的身体,结果一下撞到了车顶。
“嗷——好疼……”
龙崎郁夫的眼中渐渐蓄满了泪水,露出了无措的表情。
被他蹭的几乎失去理智的男人狠狠心一把将青年按下,下身撞到一起的一瞬间,青年发出了舒服到满足的呻吟。
“啊……哈啊……” 青年不自觉地摇摆着腰肢,“还要……”
不够……
还是不够……
里面好难受啊……
被身体内部的渴求折磨着的青年泛出了痛苦的泪水。他歪下头,委屈地咬住男人的颈部,齿间渐渐融开一抹铁锈味。
血液中的alpha信息素虽然暂时安抚了omega狂嚣而上的欲望本能,但是段野龙哉却快要绷不住了。
这个笨蛋!
脖颈处,男人能感受到的只有属于那滑腻的舌的舔吻。每一次轻舔都是对他自控力的挑战。
真是够了!
“停车。”
深町立刻刹车——
紧跟在后面的车子也随之停了下来。
“下去。”
深切地感受到boss此时此刻并不愿多语的不耐,深町自觉地打开车门。绕开boss,上了后面一辆车。
“开车,不用跟着boss了。”
深町保持着面瘫表情这样说着。
小弟并不敢问什么,只是如言——踩下了油门。


车厢中很安静。
之前不安分的omega青年在得到短暂的信息素抚慰以后又陷入了昏迷。
随之段野龙哉摸出了手机。
男人本想打个电话给那个为omega提供噬尾龙的黑医刘宗铉问问情况,却在最后一秒放弃了。
除自己以外,他并不想让任何人看到郁夫发情时的模样。
所以深町被他赶了下去。
段野龙哉无可奈何地低笑一声,揉揉尚在昏迷期间不久就要迎来更猛烈的发情期的青年。
“果然……没有我你就不行啊……”


作为我孙子会的潜力股,段野龙哉的住处并未像人们想象中的那样豪华——相反,凌乱的衣物,和稍显整洁的床铺,简直就是宅男才会有的卧室。
段野龙哉扛着青年轻松地打开门,顺脚踢上了房门,并直接落锁。
将青年抱上床,男人退开两步,决定去洗个澡。

龙崎郁夫醒过来的时候,意识并不是特别清楚。
脑海中能回忆起的似乎就是他发情了。
他失去意识了。
似乎在失去意识间某个alpha给了他信息素以抚慰他的本能。
其实现在的他并不能看清自己在哪里。
脑海里昏昏沉沉的,那股从身体最深处涌起的渴念又来了……
不行……
“不行……不……”
郁夫从床上爬起,唯一残存的理智在叫嚣着。
他不能。
他不能将自己交给一个陌生的alpha——他拒绝被标记。
“ta酱……”
身体的虚软很难撑起他的行动,而欲念的渴求也正一波又一波地冲刷着他的身体。身体敏感至极,每一次和床单的摩擦都让他情不自禁地颤抖,甚至是想要更多。
“啪嗒。”
一股浓郁且具有侵略性的信息素味道突然炸开。
被其裹个正着的青年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向信息素的源头爬去。
段野龙哉从浴室中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青年因发情期而泛红的双颊,因欲求而充盈着泪水的双眼,和因渴求而嫣红的双唇。
多么适合被按在身下狠狠鞭挞啊,让他发出更美妙的声音……
男人总是想到便去做的“行动派”。
段野龙哉扯开浴衣,单腿跨上床,摸了摸青年的脸。
青年好像被吓到一般停住了所有的动作——
“ta、ta酱?”
男人露出一抹微笑。
不错,这个时候还知道自己是谁。
然而还没等男人得意完,已经接近失去神智的青年突然像清醒了一般向床边爬去。
“不行。”
青年一边爬一边碎碎念着。
段野龙哉好整以暇地压了上去。
“什么‘不行’?”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是比平日里更能挑起人类欲望的官能感。
“呜啊……哈啊……”
青年茫然间将手伸下去,握住了自己的欲望,发出痛苦的呻吟。
不是,不是这里……
不行……
对,不行……
他在情欲与理智间挣扎着。
“不行……只有ta酱……不可以……”
敏感的omega青年在意识混沌间也感受到了危险,正欲爬离危险中心——
男人沉着脸一把握住青年的脚踝,硬生生将其拖了过来。三下五除二扯掉青年的裤子——连底裤也不放过。
直接压在身下。
被男人彻彻底底笼罩住的龙崎郁夫,上半身还穿着白衬衫,下半身却如新生儿一般,光洁如初。
粉色的欲望中心此刻正颤颤巍巍地流泪着,似乎亟待别人的抚慰。
“ta酱……不行……”
龙崎郁夫着急地落下泪来。
男人紧锁眉头,抱起青年使其坐在自己腿上。
“为什么我不行。”
“不行……不……只有ta酱……不可——哈啊!”
神色阴沉的男人直接用手指捅入了青年的身体。
“为什么我不可以?”
在体内兴风作浪的手指似乎擦过了哪一点,直接的结果就是抗拒着的青年身体忽然之间就软了下来,春水一汪似的融化在男人怀中。
好紧。
好热。
好湿……
男人的alpha信息素在这一瞬间气场全开,使得青年臣服般靠在了他的肩头。
湿润的甬道已经为他准备好了,正待段野龙哉欲一举攻入时,青年的梦呓却让他如遭雷击般停下了动作——
“不……只有……ta酱不可……以……”
“ta酱……喜欢的……是结子老师……”
段野龙哉一顿,似乎自己被这句话从欲望的深渊中拉了出来。
alpha,果然会被发情期的omega引诱啊……
男人自嘲一笑,又阴下脸庞。
结子……
段野龙哉拧起眉头,慢慢地将手指抽了出来。
什么都不做,他就抱着郁夫。忽然间,男人按住青年的后颈,狠狠咬了下去。
——暂时标记。
段野龙哉并不能看见,缩在他背后的青年露出了怎样的笑容。
满足却又悲伤。
——他早已清醒。
从男人被信息素诱惑到男人恢复意识的这段时间里……
他觉得,很幸福。
足够了。


tbc.


闷声作大死的lo主决定好好吃几顿红烧肉,修炼成精以后再战!
啊,那个,问下lo上有每百粉便点文的习惯么?
最后祝大家食用愉快。
晚安!
谢谢!

评论(63)
热度(214)

© 什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