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巳

acg西皮杂食,偏爱时泪。
三次元西皮食用较少,冷西皮专业户。
近期产出≈无,请随意取关么么哒(づ ̄ ³ ̄)づ

lonely hearts 09 段龙 abo

《lonely hearts》09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这是一个阴暗的屋子。
虬结的蜘蛛网挂在屋顶,蛛网中间还有一只正在狩猎的“猎人”。屋中并无窗户,唯一的光源就是头顶的灯光。
即便如此,灯管也“刺刺拉拉”地闪烁着,仿佛下一秒就要寿终正寝。
我那霸守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么一副萧条诡异的景象。
他急忙向周围望去,挣扎间却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
这个事实比他之前预料的情况要糟糕很多——被送到警视厅仅仅是被抓,如果是落入不认识的人手中,那他是否能保住小命都是个问题。
“你在看什么。”
随着门被从外打开,一个身材瘦高的男人走了进来。他戴着颇具知识分子意味的金丝边框眼镜,穿着修身的西装三件套,加之极为英俊的面庞,像极了从哪个公司走出来的高管。
“你、你是……”
男人正是段野龙哉。
龙崎郁夫的白色手机中,有着段野龙哉安装的定位系统。一般情况下,尊重郁夫的男人并不会主动的去使用这个设备。
但也正是这个设备,让段野龙哉在失去与龙崎郁夫的联系之后,仍能在极快的速度里先日比野美月一步找到青年。
本身段野龙哉对那个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老男人并无多大兴趣。但是当他抱起失去意识的青年的时候,当他准备走出房门的时候,我那霸守一句微弱的呼喊让他停下了脚步。
没错,我那霸守喊的正是——
“柏叶……结子……”
段野龙哉的唇边浮现出一抹嘲讽意味非常浓的笑意,他拉过一把椅子,在老男人面前施施然坐下。翘起腿,点燃烟,深吸了一口,满意地吐出一缕烟雾。随即将眼神施舍给战战兢兢的“猎物”。
“柏叶结子。”
就在那一瞬间,我那霸守的目光变得极为畏惧与闪躲。
段野龙哉微微扬手,一个高大的男人立刻拿着注射器走到我那霸守的身后。
蓄势待发。
男人弹弹烟灰,舒舒服服地向后靠去,却因不是柔软的皮质椅子而皱起眉头,随即扯出一个温柔和蔼的微笑。
“现在,你知道我想听些什么了吧。”


段野龙哉离开房间的那一刻,龙崎郁夫是知道的。
他躺在床上十分钟后,摸了摸颈后仍隐隐作痛的咬痕,恍惚间下了一个决定。
起身,将散落在床上的衣物抹平,慢腾腾地穿了上去。
在桌上找到了手机——专属于ta酱的和平日里使用的都在。
还好没被ta酱扔掉啊……
青年默默在心中感叹了一下,扒了扒乱糟糟的卷发,推开房门,便离开了。


第二天,警视厅。
龙崎郁夫一踏入办公区就感受到了一束怨念的目光。
只见一向理性的女alpha正杀气腾腾地向他走来。
“早啊日比野。” 青年展开温暖的微笑,“昨晚的犯人——”
“不见了。”
见日比野美月板着脸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郁夫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正待要上前一步问清楚,却在那一瞬间下意识地倒退一步。
不仅是他,连美月这位alpha也是如此。
这是怎么了?这种抗拒感?
日比野美月控制着自己不要惧怕,努力靠近郁夫。
“龙崎,你身上有alpha的味道。” 虽然自尊不允许她示弱,但同样她的骄傲也不认同她自欺欺人,“那个人,比我强。”
“你在说什么啊日比野?” 龙崎郁夫故作茫然,“我是beta啊,怎么会有alpha的味道?”
日比野眯了眯眼,“那应该问你了。”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 青年无奈地挠了挠头,“对了,我得去看望田中小姐了,等会麻烦日比野帮我打卡吧!不胜感激!”
他双手合十塌着眉毛哀求的样子非常可爱,就像一个涉世未深的纯真的大学生。
日比野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奇怪……她刚才怎么有一种被诱惑了的感觉。
见日比野盯着自己不说话,龙崎郁夫“嘿嘿”一笑,“那我当你答应了啊。”
话罢,转身小跑着离开了警视厅。
直到龙崎郁夫的身影消失在眼帘中,日比野美月才回过神。
真的很奇怪啊……
为什么除了那浓厚的让人情不自禁地臣服的alpha信息素味道之下,还有一抹微弱的牛奶香?


“请进。”
在得到屋中女子的同意以后,龙崎郁夫一手抱着花篮一手拿着文件袋推开了病房的门。
“好久不见,田中小姐。”
青年微微弯下身子,打了个招呼,随即将花篮放在桌上,拉过椅子,坐了下来。
田中爱拥被而坐,望着青年腼腆而温暖的笑颜,若有所思。
正当郁夫以为此次又将无功而返时,女子突然开口了。
“你被标记了。”
青年惊讶的神色仅仅维持了一秒,便释然地笑了。
“果然,瞒不过您呢。”
田中爱罕见地露出一个笑容。
“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说了什么么……” 女子眸光微垂,“我说我嫉妒你,嫉妒得快要发疯。”
她望了眼窗外。
“你通过食用抑制剂获得了展现自己价值的机会,而我在成年之后就一直被父母催促着结婚。而他们也瞒着我向‘乐园’递交了我的个人信息。”
龙崎郁夫的表情有些发暗。
“就这样,我结婚了。对方是个普通白领alpha……可惜没什么能力,工作一直不顺,老是抱怨社会的不公。”
她笑了笑,“是不是很可笑?”
“一个alpha,指责omega妻子只会在家享福,只会吃白饭……只会……拖后腿。”
“于是我气不过,就去餐厅打工。”
“领了第一天工资回家的时候,本以为他会高兴的,但是……”
“餐厅那个地方,又不是只有omega。无形之中,沾染了陌生alpha信息素的味道……然后他就……”
女子停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
“那是我第一次被他打。后来不甘心,还是出去打工,等到他失业以后,就拿着工资摔到他脸上——当然又被打了……”
“不过,我很开心。”
“真的。”
女子重复了一遍。
“真的……特别开心。”
龙崎郁夫递过去一张纸巾。
田中爱惊讶地抬眼,“我不需——啊……” 她双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脸颊,茫然地喃喃着,“我怎么、怎么哭了……”
“当你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时,我闻到你的信息素味道了。” 女子轻柔地擦去泪水,“而且我也知道……你为了安抚我的情绪特地停止了抑制剂的食用。”
看着青年略显惊讶的表情,女子狡黠地眨了眨仍泛着泪光的杏眼。
“那个时候我是嫉妒你的,是讨厌你的……为什么我不能自由你却活的如此自在呢?”
“所以在意识到你停止食用抑制剂的时候很可恶地拖着你,就想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呵……我是不是很坏……”
“啊,就想着,这个假仁假义的omega啊,我一定要让他吃点苦头。”
听到此处,龙崎郁夫无奈地笑了笑。
“是不是很好笑?直到今天,我才明白,被怨恨蒙蔽的我,已然忘了自己的不幸不能成为逼迫别人跟着自己不幸福的理由……”
女子扬起柔美的脸。
“对不起,龙崎先生,以及谢谢您。”
青年只是摇摇头,并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
“现在,你可以为我做笔录了么?”
女子笑了笑,指了指桌上的文件袋,却忽然愣住了。
青年也看向了那个袋子,有些尴尬地笑着,“抱歉,我今天没带纸笔,可以直接录音么?”
“当然,请您自便。”
田中爱的目光迟迟不愿从那个袋子上移开。
“龙崎先生……那个……”
“抱歉田中小姐,我去外面借个充电宝,马上回来,录音笔没有电了。”
说着便退后几步,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田中爱的表情很是复杂。
这个袋子……
这个袋子,如果她没记错。
这是“乐园”信息登入的专用申请信息袋。
龙崎先生不是已经有恋人了么?为什么还选择申请“乐园”系统来决定自己未来的另一半?
难道……
女子的脸色隐隐泛青。
他是不是被陌生人强行标记了!?
这……
女子心中抽痛,疼得难以自已。
这!这都怪自己啊!
负罪感顿时侵袭了纤弱的女子,自责的泪水就将要把女子压垮。
“啪嗒。”
门被推开了。
女子抽噎着,不敢抬头看青年那温柔包容的笑脸。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龙崎先——”
女子扬起头的那一瞬,惊恐的眼瞳中倒映出的,是一个举着枪的面目狰狞的男人。
男人扭曲着脸庞毫不犹豫地扣下板机——
“去死吧贱人!”
——“砰!”


tbc.


关于结子老师,有很多妹纸貌似都不太喜欢这个梗。
lo主在看电视的时候认为段总是喜欢结子的,是否是恋母暂且不论,总而言之,我应该不会直接略过这个矛盾。
希望在我的笔下,能给郁夫一个完完整整只属于他的段总。
至于怎样完整,如何去圆这个梗,就不剧透啦【够
恳求看着不舒服的妹纸再忍几节,离甜甜甜的主线真的不远啦www
祝大家食用愉快!
晚安!
蟹蟹!

评论(50)
热度(157)

© 什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