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巳

acg西皮杂食,偏爱时泪。
三次元西皮食用较少,冷西皮专业户。
近期产出≈无,请随意取关么么哒(づ ̄ ³ ̄)づ

lonely hearts 10 段龙 abo

《lonely hearts》1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小心!!!”
龙崎郁夫在走廊里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进了田中爱的房间,不安感促使他立刻飞奔过去,冲进病房的分秒之间,撞开了已经扣动板机的男人——
“砰!”
子弹射中了墙壁。
青年顺势上前压住陌生男子,上手去抢夺手枪,然而扭打之间已然丧失理智的男子又将枪口歪向龙崎郁夫。
“啊啊啊——”
田中爱惊恐地看见子弹飞了出去。
电光火石间青年如同被定住了一样怔愣了一秒,这使他没能完全躲开来自男子的攻击——左脸颊被子弹擦出了一道血痕。
但是龙崎郁夫毕竟是个警察。
是个武力值高出身为黑道的段野龙哉的警察。
他抿紧双唇,劈手拍出男子手中的枪,锁住男人逼其脸着地趴在地上,从裤袋中掏出手铐,将其拷在了病床腿上。
到此时,被吓到了的田中爱才惶惶然按响急救铃。
而事实上,似乎也不需要按急救铃了。那两声平地惊雷般的枪响已经将医院内大部分空闲的人聚集到病房门口。
一个医生小心翼翼地上前,“我是麻醉医师三井,请问需要我的帮忙吗?”
龙崎郁夫按住太阳穴,点点头,指了指在床腿边挣扎的男子。
三井走上前去,为那个陌生人注射了镇定药剂。
然而当他回头准备为青年警察处理脸颊上的伤口时,却发现青年捂住了脑袋,表情看起来极为痛苦,似乎被什么东西魇住了似的。
“龙崎先生?龙崎先生?龙崎先生你怎么了?龙——”
后面的,青年就听不见了。
他昏了过去。


那是一个下着倾盆大雨的夜晚。
小郁夫因为晚上喝多了牛奶而起夜,然而正当他准备去往二楼的厕所时,却发现一楼大厅透着微微的光。
小孩特有的好奇心使其沿着楼梯的扶手慢慢地走了下去。
他困倦地揉了揉眼睛,睁大黑眸张望着,小声喊着,“结子老师?”
只亮了一盏灯的大厅里,柏叶结子正在抽屉里翻找什么东西。
女子僵了一下身体,迅速将找到的枪支插入腰间。
她快步走到小郁夫身前,扶住小男孩的双肩,“郁夫啊,怎么不去睡觉?睡得晚容易长出黑眼圈哦,那样龙哉就会不高兴啦。”
小郁夫疑惑地嘟起嘴,“可是结子老师也没有睡啊……”
柏叶结子神色复杂地低头吻了吻小男孩的额头,“答应老师,好好活下去……”
说罢,推开大厅的门,便义无反顾地冲入了大雨中。
“结子老师!”
龙崎郁夫踩着不稳的步子跌跌撞撞地跟去,却被一声枪响吓住了。
“结子老师!”
只见小男孩冲进雨幕之中,扶起栽倒在地的女子。
“结子老师!呜呜呜……结子老师……”
泪水不断从孩子的脸庞滑下,他握住女子的手,看见老师的腿部渐渐晕染开血红的色彩……
“郁夫真是个小哭包呢……”
柏叶结子摸摸小郁夫的头,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她护在小男生身前,“有什么你冲着我来就好,与小孩子们没有关系!”
从雨幕中走出的是一名黑衣男子。
他摘去了头套,“你这女人倒是不笨嘛,居然知道是我。”
柏叶结子冷笑一声,“你拿不到国家项目资金难道怪我?没有我还有别人。”
男子笑着笑着面容逐渐扭曲,“如果没有你我就是第一,这个项目就是我的!”
“你一个alpha!谁会信你做出好的omega抑制剂!!”
柏叶结子护着小郁夫连退好几步,“别过来!再过来我不客气了!”
“你以为我看不出你在拖延时间?”
我那霸守露出不屑的笑,举起了枪。
柏叶结子并不甘示弱,同时将枪口对向了男人——
“砰!”
“结子老师——”
男人扣动板机的那刻,将枪口转向了瘦弱的小男孩,柏叶结子慌张之下只记得扑倒小郁夫,却将后背直接暴露了出来。
一片片血色蔓延开来,小郁夫被柏叶结子压在身下,努力地伸出小手想扶起老师,然而触手之间全部是湿润温暖的液体。
小男孩颤抖着,不敢置信地举起手,只见血红的液体沿着手指缓缓滴下,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指尖的血迹就被大雨冲刷干净。
但是那猩红的色彩却如同梦魇一般刻在了小男孩的视网膜之上,狰狞得像是索命的恶鬼。
“结、结子、结子老师……”
小郁夫的神智开始模糊,受到惊吓的他唇色泛白,牙齿上下颤抖着,浑身犹如筛糠一般簌簌发抖着。
在他彻底丧失意识之前,恍惚间听见了第三声枪响——
“砰!”


“吓!”
龙崎郁夫蓦然间睁开了双眼。
几个满含关心神色的面庞凑了过来。
“日比野……三岛先生……蝶野先生……”
龙崎郁夫喃喃着,声音嘶哑。
日比野动作迅速地从旁边递来了一杯水。
“谢谢。”
龙崎郁夫起身,接过水,慢慢地喝着。
“我这是……在医院?”
“嗯,田中小姐联系了我们。说你在医院制服了她保外就医的前夫以后晕倒了。”
三岛退后,坐到了沙发之上。
“日比野,蝶野,你们都过来点。”
郁夫愣了一下,茫然地看着他们。
日比野美月的眼神太过复杂,郁夫觉得自己快看不懂了。
“我们都知道了。” 美月开口。
龙崎郁夫怔住。
“你小子居然是个omega……” 蝶野的表情说不来的怪异,“我居然被一个omega抢了业绩,真是难以置信……”
龙崎郁夫低头苦笑,握住杯子,试图用那温热的温度来暖热自己。
“你们在说些什么啊……我——”
一张体检单递到了他的被子上。
“性别”那栏,赫然写着“omega”。
哑口无言。
“我……”
他垂下头。
“我……”
“先不论你的性别问题。” 三岛打断了龙崎郁夫,他将一直放在桌上的文件袋提起,放在了郁夫的视线之内。
“作为你的上司,我想我有义务来关心下你为什么在已有暂时标记的前提下仍向‘乐园’提出申请。”
咬紧唇,龙崎郁夫难堪地别开了脸。
“龙崎,如果你遇到了不法歹徒,我们可以去告他啊。” 日比野终于压抑不住alpha对omega的天生保护欲,她试图走过来,却因郁夫抗拒的动作而滞住脚步。
“这个是我的私事。” 龙崎郁夫最终抬起脸,这样说着。“我只关心,omega的身份会不会让我‘被、辞、职’。”
三岛皱皱眉头。
蝶野冷哼一声,翻了个白眼。他从袋子中掏出两个汉堡,一个扔给了郁夫,另一个则留给了自己。
他剥开包装纸,“omega又怎么样,业绩第一不就行了。难道新宿警视厅的人脑子都被汉堡糊了吗,能问出这个问题……你小子也是搞笑。”
龙崎郁夫难掩惊讶。
“看什么,吃你的午饭吧。”
蝶野指了指汉堡,“现在是下午……一点左右。你已经昏睡了4个小时了。”
被蝶野这么一说,龙崎郁夫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肚子的饥饿。他低头,感激地笑了笑,拆开了包装纸。
“谢谢您,蝶野前辈。”
蝶野嗤笑,三下五除二啃完汉堡,将包装纸揉吧揉吧,团成球,扔进了垃圾筐里。
“我没什么可说的了,田中爱的案子基本上已经完结了。” 蝶野真一站起身,“我去处理你留下的烂摊子,失礼了。”
说着,离开了病房。
“龙崎,你真的要向‘乐园’提出申请?” 日比野认真地问着,“即便不是暂时标记你的人,你也没考虑过周围的alpha吗?比、比如说……蝶野先生……” 话罢,在三岛促狭的目光下,日比野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自己这说的都是什么啊!
“不用了。”
郁夫笑着拒绝道。
“标记我的人,是我喜欢了很久的人。只是他心中有一位很重要的女性。”
郁夫舔了舔稍显干燥的唇瓣。
“他之所以会为我提供暂时标记,是因为我的抑制剂失效,发情期期间使他失去了理智罢了。”
青年很认真地开口。
“我不会屈就自己,也不会屈就别人。‘乐园’会为提出申请的、暂时未配对成功的omega的人提供已逝的alpha信息素结晶。”
“我不会配对成功的,因为在所有omega需要履行的义务栏里,我都选择了‘拒绝’。”
“那、那你岂不是要……”
龙崎郁夫无奈地笑了笑。
“这样也挺好的。” 他望向三岛和日比野,“谢谢二位的关心。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日比野美月与三岛薰都不是看不懂拒绝的愣头青。
“好的,那你好好休息,这个病房是田中小姐为你包下的,时间一直到明天中午。我们告辞了。”
“再见。”
向郁夫告别完,两个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病房。
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在他们身后的走廊里,一个坐在长椅上似乎等待了许久的年轻男人慢条斯理地站起了身子。
而此刻病房里的青年则疲惫地合上了双眸。
正当他准备再次沉入睡眠时。
“咚咚——”
病房的门再次被敲响了。


 


tbc.


 


祝大家食用愉快www


晚安!


蟹蟹2333


 


 


 

评论(56)
热度(174)

© 什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