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巳

acg西皮杂食,偏爱时泪。
三次元西皮食用较少,冷西皮专业户。
近期产出≈无,请随意取关么么哒(づ ̄ ³ ̄)づ

lonely hearts 11 段龙 abo

《lonely hearts》11 大修版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请进。”
本以为是查房医生的龙崎郁夫在看到门外熟悉的身影时,露出了惊讶而又不知所措的神色。
关于自己是omega的事,他还没有想好怎么向男人解释;关于昨晚发生的一切,他也没想到可以有效避免尴尬的方法。
事实上,此刻最适合他们二人的,应当是互不相见。
等大家整理好心情,骗得了别人也骗得了自己之后再碰面,那才是最好也是最恰当的选择。
可是段野龙哉总是不按常理出牌。
龙崎郁夫佯装昨晚的事没有发生过一般,平常寒暄一样地开口问道:“ta酱……来看望我有被别人看到么?” 
龙崎郁夫说的“别人”,指的便是日比野一众人。
龙崎郁夫与段野龙哉,一个站在阳光下,一个坐在阴影里。这种秘密的关系并不适合为众人所知。所以两人一直都小心注意着不被他人察觉,而且还伪装的很好。直到现在都没有人意识到他们之间存在着这样深沉的羁绊。
直到结子老师被猜测为omega后,他们接头的次数才变得越来越多。
——为了情报的交换。
“不管这个。”
看着郁夫因为烟味而锁紧的眉头,段野龙哉摘下嘴边的烟,按熄在烟灰缸里。他用视线锁住青年,熟悉郁夫如他并没有看漏青年眼中哪怕只是一刹那间的闪躲。
“这是我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问你。”
龙崎郁夫忽然意识到——男人也许不是恰巧在三岛先生他们离去之后再来的。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是了,ta酱,果然在病房外面等了很久。
久到自己说的每一句话,他都清晰入耳。


——“我只关心,omega的身份会不会让我‘被辞职’。”
——“标记我的人,是我喜欢了很久的人。只是他心中有一位很重要的女性。”

ta酱什么都听到了,什么都知道了。
在这一刻,“龙崎郁夫”在段野龙哉面前,就如同初生的婴儿一般赤裸,没有任何的秘密可言。抱着卑微而又无望的爱意的青年,觉得无所遁形的自己像是被扒光了站在大马路上供路人指指点点。
从头到脚都是彻骨的寒意。

“ta酱不是已经知道了么。”
段野龙哉一把拽起青年的衣领,差点将他从病床上拖起来。
“为什么——要骗我说你是个beta。”
听着段野龙哉咬着牙发出的质问,龙崎郁夫的眼神里先是浮现出惊讶,继而是恍然大悟。

他之所以生气,不是因为你向他隐瞒了自己的爱慕。
你的执着,你的隐忍,你的放弃,你的伪装——你所有的所有,他都看不见。
他的眼中根本看不到你的感情。
他能看见的,只有你的欺骗,你的“背叛”。

龙崎郁夫伸出手,将抓紧自己衣领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
“因为ta酱有omega恐惧症啊。”
段野龙哉看着青年故意开自己玩笑,后又因为自己的注视而不好意思地用指骨蹭了蹭额。
“我怕ta酱会因为这个讨厌我啊……”
郁夫轻声说道。
段野龙哉愣住了。
眼前的郁夫像是和多年以前在沙滩边哭泣的小男孩重叠在了一起。
瘪着嘴,“呜呜呜呜”地抽泣着,被人欺负了也不告诉自己。
“我怕ta酱会因为我打不过别人就不跟我玩儿啊呜呜呜……”

“你啊,是笨蛋么。”

段野龙哉揉了揉青年蓬松的卷发。一边在心里感叹着“手感真好”,一边开口道:“我讨厌omega是因为刚进组时,一个上司……嗯,是个omega……一开始他多次找我商讨要事,我以为是他看重我。” 男人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为了让竹马放心而谈这种死都不愿再提的糗事的行为真是豁出去了。“哪知道他是知道自己发情期快到了,并且用信息素刻意引诱……” 男人不耐烦地扒了扒头发,“总而言之,这种靠信息素勾引别人的omega我最讨厌了。”
青年怔怔地望着男人,突然“噗”地一声笑开了花。
“喂——有什么好笑的!”
龙崎郁夫一手捂着肚子一手胡乱的摆着,“没、没什么,只是ta酱——你脸红了哎。”
这一刻,“我孙子会”的下任中坚力量——段野龙哉,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龙崎郁夫笑着笑着就停了下来。
我也是你讨厌的那种omega啊。
他在心中如此喃喃着。
龙崎郁夫拿起之前蝶野真一留下的汉堡,就着之前咬了一口的地方继续啃。
“对了ta酱。”
青年的表情转眼间变得很是严肃。
“那天夜里发生的事,我想起来了。”
段野龙哉的目光瞬间变得凌厉起来。


十年前,日比野的父亲日比野圀彦将柏叶结子推荐到国家特殊组织“零部”中。而女子则作为omega中的杰出代表,一心想通过“零部”巨大的资源为omega群体做出贡献。她争取到了国家的项目资金,并开始研制“噬尾龙”抑制剂。与此同时,作为支持omega维护自身权益的日比野圀彦,在国会中提出了omega权益平等化的概念,并在正式会议中拿出了严谨缜密的议案。
但是,议案被百分之八十的否决率无视了。
同为一个战线的柏叶结子对此十分失望。
她选择退出了“零部”。经日比野圀彦的保护,转移到一个普通的孤儿院里做实验。
在这里,她不受国家机器的监视——通过议案被否决,即可看出国家并不希望有omega抑制剂的出现。交于她做,也许只是为了方便监视这群异想天开妄图推翻alpha世界的“蝼蚁”的行动。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离开“零部”不久后,在医学研究上极有天赋的柏叶结子就完成了“噬尾龙”的研制,并直接投入了市场。
也就是这个时候,被抢了项目资金的我那霸守怀着满腔的恨意找到了柏叶结子的踪迹,且处心积虑地在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来寻仇报复。
龙崎郁夫受到刺激与惊吓,失去了那晚的记忆。
而柏叶结子则中了两枪,生死不明。
由于大火中的尸体,法律上已经默认了柏叶结子的死亡。
然而段野龙哉并不相信。


“后面的,就是那场大火了。” 龙崎郁夫抱着段野龙哉倒的热茶,慢腾腾地说着。
“ta酱……结子老师中了两枪……而且大火里也有、也有……” 他顿了顿,“你还是不愿面对吗?”
段野龙哉没说话,他在思考。
思考我那霸守说的内容与龙崎郁夫的回忆有没有什么不符合的地方。
也许那些小小的,不符合的地方,就是能够证明结子还活着的证据。
“那具尸体不是结子的。”
段野龙哉扶了扶眼镜。
面对着眼神中存有疑惑的郁夫,段野龙哉焦躁地抽出一支烟。
结子,怎么可能轻易死掉?
他不信。
“对了,我那霸守已经审问完了,你明天回警署吗?回的话,我派人带他去给你送业绩。”
“呃?是ta酱带走了他啊?”
怪不得日比野找不到他……
“好吧,明天早上我会去上班的。”
“那我走了。”
段野龙哉正要出门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却并未转身。
他想起昨晚在他身下辗转低泣的青年——那是段野龙哉从未见过的龙崎郁夫。
他想起之前青年对三岛他们说过的每一句话——向乐园提出的申请,以及对自己的……
段野龙哉在电光火石间下了一个决定。
“郁夫,如果你需要暂时标记,我随时可以提供。”
龙崎郁夫的手指不自觉地抽搐了下。
——不要再给我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那根隐忍了很久的神经终于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倒。
他看着男人的背影,胸口被复杂的情感充满,充满到快要爆炸。
“不用了。”
青年尽全力,用最自然的活泼的语调说出果断的拒绝。
意料之外的回答让段野龙哉转过身来,原本觉得青年是在不好意思的男人在看到郁夫脸上认真坚决的表情后拧起了眉峰。
“我们是好兄弟,但是没必要做那么多的。”
龙崎郁夫笑出大大的酒窝。
“我已经给ta酱添过麻烦了,昨晚的事——我很抱歉。”
龙崎郁夫很是羞恼地双手合十。
“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给ta酱添麻烦了!”
看着男人阴沉的表情,龙崎郁夫露出了稍显羞涩的微笑。
“ta酱,其实不是我也可以的吧?”
青年靠在病床上,目光渐渐低垂,似乎在盯着被子又似乎在放空。
“一起寻找结子老师,结为搭档,这一切仅仅是因为只有我存留着那一晚的记忆吧,不是吗?”
——而现在,我仅有的对你而言有价值的东西也全部给了你了。
“虽然结子老师在我们的心中都很重要,但果然还是,我的喜欢还是比不上ta酱对结子老师的喜欢呢。”
龙崎郁夫不好意思地揉揉自己乱糟糟的卷发。
“ta酱,既然我已经把那晚的事情都想起来了,也都告诉你了,那么ta酱一个人去寻找真相也是可以的吧——ta酱那么厉害,到这个阶段其实已经不需要搭档了吧。”
青年看着段野龙哉一步步走近。
“也许ta酱很早就嫌弃过我的没用了吧。” 他吐舌,狼狈地笑了笑,“‘分道扬镳’这种没良心的事,就由我来提出吧。”
段野龙哉也笑了,有种温柔的诱哄性,他弯下身子,靠近青年的耳畔。
“那你怎么解决发情问题。”
低低的声音似乎沿着耳朵的神经,化作电流一般迅速冲进身体,敏感的omega青年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我……申请了乐园系统。”
男人挑眉,似乎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
“郁夫,你今天说的话,我可以当做没听见。”
段野龙哉摩梭着青年敏感又小巧的耳朵。
“结子的事,你累了,不愿意找,可以。”
“但是——”
男人突然扼住青年的下颌,强迫青年抬头看着自己。
“你要带着我的标记去请求别的alpha的操干吗?”
青年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惨白。
男人似乎也被自己的诛心之语惊到了。
他安抚性地用指骨蹭了蹭青年不着血色的唇。
挫败地低头。
“对不起,郁夫。”
脑海中所有的事情都混在一起,理不出头绪,但是只有一种想法是确定以及肯定的,是绝对不能退让的。
——“我不会允许你身上出现别的alpha的味道。”
“乐园系统也好,你周围的人也好。如果有了别人的味道。”
男人低头,慢条斯理地开口。
呼吸交缠着呼吸,眼神追逐着眼神。
“到时候别埋怨我不够温柔。”
龙崎郁夫睁大黑漆漆的眼睛,惊愕地看着男人施施然离开的背影。
他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此刻开往自家的段野龙哉几乎快要遏制不住自己的挫败感。
对于自己向郁夫说出那么诛心的话,段野龙哉是自责的。
但是铺天盖地的自责与内疚也不能让他去接受郁夫向乐园提出申请的行为。
别人的信息素?
乐园系统?
通通见鬼去吧!
男人狠狠踩下油门——


tbc.




大修之后的版本,情节变化不是特别大,主要就细节改动了一下。


ikou的语言反应参考了夜殇-Yoru妹纸提出的建议,真的超级!非常感谢!!


希望改完之后ooc能有所减缓吧hahaha


之前没改动的时候,很多妹纸都说ikou是因爱生恨有些ooc,其实我并没有写他因爱生恨的意思,看到那么多妹纸都误会了,我想一定不是大家的问题,应该是我笔力不够给了大家错觉,所以一直在努力改,之前的留言没有一一回应,抱歉哈。


关于结子和ikou在段总心里的地位,我今天下午终于想出了一个结果——之前没写具体情感碰撞是因为lo主这个傻x自己都弄不清楚笔下段总的心意。


段总对结子,可以忍受结子作为omega和别的alpha结合,也可以忍受她身上带有别人的味道。


但是同样的情况放到ikou身上,对不起——段总是要暴走的。


今天啰啰嗦嗦了很多,希望妹纸们能原谅这个停更已久表达跟不上手速的lo主叭!


祝大家食用愉快~





评论(61)
热度(237)

© 什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