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巳

acg西皮杂食,偏爱时泪。
三次元西皮食用较少,冷西皮专业户。
近期产出≈无,请随意取关么么哒(づ ̄ ³ ̄)づ

lonely hearts 14 段龙 abo

《lonely hearts》14


会议室里是死一般的沉默。

掌握实权的不屑开口,底气不足的不敢开口。

日比野圀彦,这位警视厅的首席监查官,冷着脸一边走进会议室,一边用严肃的目光扫视着与会人员。

“因为性别便否定一个人的价值——你们,真是让我见识到了——”

他走到孤立无援的龙崎郁夫身边,拍了拍青年的肩膀,露出一丝独属于长者的微笑。“来,小伙子,告诉这里的所有人,你工作以来破获的所有案件!”

龙崎郁夫望着长官的鼓励的眼神,眼眶渐渐被水汽湿润,他低下头,想掩盖住自己的失态,却发现喉咙中像卡了根刺般,无法开口。

“这个小子啊——除了破案简直一、无、是、处。”

这时候,蝶野真一从日比野圀彦身后走出,耷拉着肩,扯出一个嘲讽意味十分浓厚的冷笑,自上而下斜着眼打量着这些人。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作为一名橘都管理官麾下——‘搜查一课’的成员,我蝶野真一……” 男人嗤笑,“受过这个臭小子很多次帮助。” 他上前几步,“搜查一课尚且如此,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

“性别?属性?” 蝶野真一发出一声冷笑,“当百分之九十的alpha警官在‘业绩’上都输给了这个omega臭小子的时候……你们——” 他指了指坐着的长官们,“不仅不反思这群alpha的没用,反而想通过私下投票来决定一个、一个有着亮眼工作成绩的人的去留——”

“除了‘野蛮’,我想不到更恰当的形容词。”

“蝶野真一!”

“敢做,却不敢听别人的评论……” 蝶野真一走到刚才发出呵斥声的人的面前,压低身子,“不是‘野蛮’,是、懦、夫——”

“你!!”

“蝶野,退下。”

橘都美子挥手制止了男人的挑衅,用眼神示意着让其离开。

而蝶野仅仅是抱臂退开几步,一副不愿离开静观其变的样子。

“正如蝶野真一所说,这位龙崎郁夫,在忽略他性别属性因素的前提下,我们必须承认,他是一名优秀的刑警——而在座的各位,大部分都是从东大毕业的高级知识分子,难道你们也会和那些有勇无谋的武夫一样,犯下‘性别歧视’的低级错误吗?”

此时,一直冷眼看局势发展的圣由起人开口了。

“日比野监查官。” 圣起身,由于身高的问题,他略微垂下视线,盯着日比野圀彦,“性别属性不可忽视——尤其是他是一名没有伴侣的omega。” 他指向会议室的门口,“警视厅内有多少未婚的alpha,我想您不会不知道。”

“因为这个原因,你们直接无视人事科的存在私下决定人的去留的行为难道就合理了吗?”

警视厅的首席监查官和副总监视线相对,空气中隐隐约约传来对峙的讯息。

“此事推后再议。”

最终,圣由起人转开视线,这么说道。



一缕微风沿着窗台,飘进了房间,荡开一张薄纸——上面有着一个男人的相片,以及他的简介。

忍足浩二。

“12年前的公民信息普查后,管理处还存有他的履历信息,而从9年前开始,从公民信息普查的结果来看,一直都是‘查无此人’。”

深町背着手,站在办公桌前。

“以为换个身份逃跑,就可以躲避自己犯下的罪孽吗?” 段野龙哉靠进椅中,十指交叉,拢在胸前,“太天真了……真是太天真了。”

参与完伤害结子的案子,就想隐姓埋名地躲藏起来……

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你扒出来——

男人嘴角的笑容,隐在背光处,模糊得几乎看不清。

“boss。”

“嗯?” 段野龙哉挑眉,看着这个一般不会主动向自己表达想法的手下。

“这个人既然曾经做过刑警,也许……” 深町抬头,直视段野龙哉。

“也许那个孩子可以查到不一样的线索。”

段野龙哉微微启唇,呼出一口烟雾。

郁夫……吗?



龙崎郁夫的去而复返,并没有给忙忙碌碌的警视厅带来什么不一样的变化。许多人根本没有意识到刚才会议室里的无声硝烟,仍是忙着自己手头的工作。

“蝶野前辈,日比野监查官,还有美月……” 郁夫向他们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你们。”

日比野圀彦还是拍拍青年的肩膀,“性别不是决定能力的唯一因素。” 他看了看蝶野和女儿,“我们都相信你,也认同你的优秀。”

郁夫抿唇,露出了腼腆的笑意。

“小伙子啊,我一直在为omega权益平等化奔走,你愿不愿意加入进来啊?”

面对着慈祥而略带期待的长者,郁夫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尤其是人家刚刚把自己从危机关头带了回来。然而正当他准备答应的时候他感觉到了手机的震动。

只有那个白色的,ta酱专用的手机,是开的震动。

他立刻带着深重的歉意鞠躬,“对不起日比野监查官,我去接个电话,马上回来!”

三人眼见着青年急匆匆离开,还是蝶野最先发出声音,“搞什么啊,这个时候还有比这个事儿更重要的吗?”

日比野圀彦的眼神里泛着若有所思,他用余光看了眼自妻子逝后便与自己不太亲厚的女儿,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而日比野美月仅是攥紧了拳头,盯着青年离开的方向,不言不语。

没过多久,许是五分钟左右,青年便顺着原路返回,见三人仍是站在原地等他,忍不住又是鞠躬道歉。

“刚才说的事,考虑的怎么样啊。”
日比野圀彦笑着问着,再次提起了刚才的话题。

而此时的青年却一反之前的跃跃欲试,显得有些迟疑。

“怎么了?觉得不太适合吗?”

迟疑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我愿意的。” 青年坚定地答着,“我愿意的,日比野监查官。”

日比野圀彦欣慰地点点头,“好好干。” 话罢,和小辈们挥挥手,便向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这就站队了啊臭小子。”

看着上司逐渐消失的背影,蝶野真一踹了龙崎郁夫一脚,“不错嘛,都劳驾警视厅首席监查官请你了……啊啊,真是不甘心啊。”

说着,转身向自己的办公区走去,完全不乐意再看郁夫一眼。

“龙崎,蝶野先生他——”

“没关系,我知道他是开玩笑的。” 郁夫截断了美月的解释,忽然,青年开口喊到,“美月。”

“怎么?”

即便是alpha,日比野美月仍旧保留着独属于女性的那一份敏感。而这份敏感,此刻正告诉女子,眼前的青年情绪非常低落。

“虽然我愿意,但是可能……我帮不了你的父亲了。” 青年这么说着。

“为什么?” 日比野美月不明白,刚才不是好好的吗?

龙崎郁夫轻呼了口气,扬起大大的笑容,“就在刚才,我决定辞职了。”


刚才那个电话的确是段野龙哉打来的。

两个人极有默契地同时忽略了那天下午的尴尬对话,假装什么也不曾发生过一样。

“我那霸守供出了一个新的名字,‘忍足浩二’。”

“那ta酱的意思是要我去查查这个人吗?”

这倒当真是一个新的突破口。

电话那头的男人低低应了一声,“他曾经做过刑警,所以,用你们警视厅内部资料库查。”

青年靠在空无一人的走廊墙上,慢慢滑了下去,渐渐形成了蹲在地上的姿势。

“是不是很难?” 段野龙哉见电话那头的青年没有说话,“做不到吗?做不到的话——”

“可以的。”

龙崎郁夫想起日比野圀彦期待与和蔼的眼神,心中微微一酸。

可能要让您失望了啊……

“可以的,我去人事科查一下就好。”

没有那么简单的。

需要自己动用刑警身份才能查出端倪的人物,不可能是简简单单的人物。普通的刑警权限根本查不出个所以然来——而高级权限的访问则会在系统中留下无法毁灭的印迹。

青年知道,这也许是身为刑警的自己,最后能为男人所做的事情了。

过了今天,他将不再承载上司的期待目光,不再为了这份职业四处奔波。

他将不再是一名刑警。


“郁夫!郁夫!你再仔细考虑一下!”

“哒哒哒”踩着高跟鞋的女子跟在一名俊秀的青年身后,她正是日比野美月。

“辞职这种事情——”

“我已经决定了。” 龙崎郁夫笑了笑,推开人事科的大门,反身将女子锁在门外,旁若无人地走了进去。

其实人事科并不大,人也不多。

在这些人中,龙崎郁夫稍微熟悉点的,只有田村小夏。

“咦?这不是小郁夫吗?你来人事科做什么?”

田村小夏荡开一抹大大的笑容,看起来十分高兴。

“我是来递交辞呈的。”

“哈啊?!”

被郁夫的答案惊到,田村小夏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这个稍显稚嫩的青年,“你在开玩笑?!”

“不,我是认真的。”

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的田村小夏起身,“这个世界变化太快,我都快跟不上了。”

“请您帮我去拿一份辞职申请书吧。”

田村小夏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青年,嘴里神神叨叨地不知道在念着什么,向着档案室走去。
周围没几个人事科的人员。准确说,加上田村小夏,这个办公室也只有五、六个人。每个人都在忙着看自己的电脑,或在处理公务,或在走神。

龙崎郁夫不动声色地使用田村小夏的账号登录了警视厅内部的资料库。

果然,用普通的权限并不能查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青年叹了口气,狠狠心,黑掉了警视厅的内部资料库。

已然,无路可退。

“小郁夫——你的申请表来啦,一直都没有人要辞职,正式的申请表都不知道被我扔到哪里了……扒了半天才扒到。”

青年看了眼装满信息的手机,再看了一眼田村小夏。

“小夏前辈,一直以来,多谢您的照顾。”

田村小夏吃惊地看着一向笑得纯真阳光的青年露出的严肃神色,有些犹豫地开口,“小郁夫,你、你怎么了。”

青年填好表格,收起自己的那份,起身。

“小夏前辈,有缘再见。”

待他要出门时,青年低低回首,这样说着。
忽而他垂下长长的睫,低声喃道。
“嗯,应该没有机会了吧。”


松尾组少当家的得力助手,深町武,今早在公司楼下的收件箱里发现一袋没有寄出人信息的文件包。

直觉告诉他,这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而这个直觉在看到boss露出欣喜的表情时得到了证实。

忍足浩二。

隶属于公安部“零部”。

十年前,作为策动我那霸守清扫柏叶结子事件的始作俑者,他并没有放任我那霸守一个人行动。相反,由于上头的指令,他在暗中跟随着男人,一直跟到柏叶结子暂时栖身的孤儿院。
但是公安内部资料显示,忍足浩二生死不明,他就在十年前的那个夜晚失踪了,像空气一样蒸发了。

因为清扫柏叶结子的事件属于机密事件,所以因此而失踪的忍足浩二并没有得到任何官方认可,他就像被抛弃的棋子一样,是生是死,都没有人去在意。

深町武见boss陷入沉思,识趣地离开了办公室,并为boss带上了门。

而此刻的段野龙哉脑海中正闪过千丝万缕的信息。每一个信息都如同拼图的碎片一般,在脑海里移动,摆正,渐渐展现出它本来的模样。
段野龙哉情难自禁地露出笑容,他拿起桌上的手机,迫不及待地想和对方分享这个重大突破。

与此同时,龙崎郁夫正端详着田中爱给他的名片,循着上面写的地址,扶着扶手走上长长的楼梯。

手机震动了。

青年没有停下脚步,拿出手机接起了电话。

“ta酱?”

“结子没有死——那个尸体!那个废墟里的尸体!是忍足浩二的!”

青年蓦然停下脚步,如同雕塑一般,站在诊室的楼梯口,怔怔地望着正埋头写着什么的女子。

那样熟悉的短发,那样熟悉的身影——
“郁夫——郁夫你在听没有?结子真的没有死!”

像是被电话那头狂喜的男人所感染了,青年也露出了笑容。

啊,真的到了该退场的时候了。

他启唇,轻轻地喊着,似乎怕这只是一个梦境——

“结子……老师?”


tbc.


已经很晚了,大家晚安。
谢谢!

评论(41)
热度(178)

© 什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