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巳

acg西皮杂食,偏爱时泪。
三次元西皮食用较少,冷西皮专业户。
近期产出≈无,请随意取关么么哒(づ ̄ ³ ̄)づ

lonely hearts 15 段龙 abo

《lonely hearts》15


当女子转过头来露出正脸时,龙崎郁夫下意识地握紧了手机。
“ta酱……我……找到结子老师了。”
青年的嗓音是说不出的低沉嘶哑。
“什——”
话还未完,便被对方挂断的段野龙哉难掩惊愕地盯着手中的手机——
龙崎郁夫主动掐断来自段野龙哉的通话,这种行为是极为罕见的。
他刚才听到什么了?
郁夫说……找到结子了?
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地点?
男人阴沉地敲击着桌面,随后拉开抽屉。
这是安装在龙崎郁夫手机里的定位系统的信息处理器。
他将其插进电脑,随后点燃一只烟,开始搜索郁夫的位置信息。


青年将手机揣进兜里,慢慢地走上前去。
“郁夫?”
短发女子匆忙起身,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青年。
“是郁夫吗?”
十年的时光,昔日瘦弱的小男孩已然长大成人。秀气的五官长开了,变得深邃而俊逸,可爱的婴儿肥也消失了不少,许是被这十年的辛苦硬生生磨去了吧。
再看柏叶结子,时光终究是偏爱这位女性的。她的脸上,几乎看不到岁月沉淀的痕迹。仍是俏丽的短发,仍是秀丽的眉眼,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她的脖子上已经没有了那条衔尾蛇的项链。
突然,龙崎郁夫瘪着嘴,有些委屈地张开双手,像是和妈妈走失了的孩子终于回到母亲身边一样向柏叶结子索要一个大大的拥抱。
柏叶结子怔愣一瞬,随即伸出双手,将青年拥在怀里,美丽依旧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结子老师……终于——终于找到你了……”


十年前的那个夜晚,孤儿院里一共响起过三声枪响。
第一声,是我那霸守打伤了柏叶结子的小腿。
第二声,是柏叶结子因保护龙崎郁夫而后背中枪。
第三声,也就是龙崎郁夫昏迷之前听到那一声——是及时赶到的日比野圀彦打伤了我那霸守,逼退了男人。
而后,日比野圀彦和暗中跟随的忍足浩二相撞,情急之下,日比野圀彦当机立断枪杀忍足浩二,并将其尸体拖入孤儿院中柏叶结子卧室的床下,并将衔尾蛇项链和火把一同扔了进去。
所以,孩子们逃了出来,但“柏叶结子”却死在了里面。


“是日比野监查官救了您?” 龙崎郁夫睁大眼睛。
“对……因为我们都是力促omega权益平等化一派的。” 柏叶结子将青年按在沙发椅上,“他帮了我不少,包括我的身份、经历、职业等等等等……那么,现在来告诉老师,你为什么会来这里?来这个心理咨询室?遇到不开心的事儿了吗?”
龙崎郁夫摇摇头,“我啊,刚辞职,想换个工作,不是说心理咨询里有测试可以看看自己大概能做些什么的吗?”
青年的笑容映着清晨八九点的阳光,明媚异常。
龙崎郁夫进来的时候就注意到,在偏僻的小楼前,篱笆墙上长满了白色的小花。
“感觉看着这些花,心也会安静下来……”
闻言,柏叶结子笑了,“这边环境很不错,我被救出来之后就一直住在这里。” 她轻拍青年的手背,“感觉好神奇啊,已经十年了呢,没想到你居然还记得我这个不负责任的老师,没想到……能以这种方式再次相遇。”
龙崎郁夫垂首,抿唇笑了笑。
他没有说自己辞职的理由。
没有说和ta酱一起,这十年来对她的苦苦追寻。
没有说在见到女子的那一瞬间,在欣喜和激动之下,那抹见不得人的,只能在黑暗中滋长的恨意。
太难看了。
青年在心中对自己说。
那样太难看了。
如果肆意让恨意蔓延,那唯一能让段野龙哉的目光停驻在他身上的天真也将会不复存在。
那得多可悲啊……
青年心中暗叹。
他们的故事就快走到结尾了,而自己作为配角,已经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了,是时候退场了。
那么——在退场之前,还能再为他做些什么吗?
“结子老师……”
“嗯?”
“您还记得ta酱吗?”
柏叶结子十分惊讶,“龙哉吗,难道你们现在还有联系?”
“当然。” 郁夫不好意思地低头,“实际上,结子老师……那个家伙……ta酱他……”
郁夫抬眼,撞入柏叶结子清澈的眼睛里。
“ta酱他……他一直都憧憬着您。”
龙崎郁夫面露微笑,“以一位成熟男性的身份,憧憬着您。”
柏叶结子眨眨眼,“噗”得一声笑了出来。
“结子老师……” 郁夫拖长了声音,似乎不满于她的不认真,“不是开玩笑啊。”
“真的不是开玩笑嘛?” 柏叶结子枕着手臂,温柔地望着龙崎郁夫。
“当然不是了,在您失踪的十年里,他一直都很辛苦地在寻找您。” 郁夫合起手掌,“他一直都不相信你真的去世了……希望您能认真地对待他的心意。”
面对着青年严肃的表情,柏叶结子疑惑地皱起眉头,“那为什么不是他来说,而是由你告诉我?”
“因为……”
“因为他过一会儿才能到达这里……但你忍不住向老师说出这个秘密……等会儿想看他笑话?” 柏叶结子状似恍然大悟,如此猜测道。
“结子老师……ta酱是个死傲娇啊……我怕他……”
我是怕他说不出口。
他已经耗费了十年。
如果您就是他的幸福,那么我想让他早点得到幸福。
哪怕只是早上那么一天、一个小时、一分钟、甚至只是一秒。
“但是——”
柏叶结子调皮地拉长了声音,“我已经——有喜欢的人啦!”
龙崎郁夫睁大双眼,望着眼前的女人。
她说什么?
她说……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在ta风餐露宿,受尽别人白眼的时候。
在ta酱辛辛苦苦地寻找她的时候。
在ta酱为了她不择手段往上爬的时候。
她住着不是很大却很舒适的屋子。
做着自己喜欢的事。
爱上了一个人。
“当年被日比野监查官救出来时,他请了一名医生照顾我的身体。然后我发现,他居然对omega抑制剂有着很有趣的构想,于是就邀请他成为我的合作伙伴。” 陷入回忆的女子没有注意到青年刹那间惨白的脸色,“我们一起将不完成体‘衔尾蛇’研发成完全体‘噬尾龙’——这是很多omega证明自己价值的辅助品呢,郁夫,你听过吗?” 女子抚了抚青年的额,“郁夫你怎么了?脸色很不好看啊……”
“没、没有……” 龙崎郁夫挤出一丝微笑,“早上没吃饭,可能胃不太舒服——那结子老师,最后和这位医生在一起了吗?”
“骗你的啦……” 柏叶结子无奈地叹口气,挥挥手,“怎么这么大了,还是那么容易被欺负呢?看你一脸为龙哉担心的表情……”
松了一口气的青年忍不住在心中唾弃自己——即便结子老师真的有了爱人,自己又有什么立场去向她发出质问呢?
“龙崎郁夫——在这里吗?”
郁夫猛然回头,只见楼梯口处站着几名男人。
啊……他该走了。
柏叶结子深感奇怪,正准备起身却被青年按了回去,“老师,这些人是我的朋友,我们约好了一起去吃饭的。”
说着,郁夫起身,“下次有机会,我会再来看望您的……”
“那,再见了。”
觉得不对劲的女子最终还是汲着拖鞋跟了出去,却只见青年在几个男人的“簇拥”下上了一辆车。
说是“簇拥”,却感觉怪怪的……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被押送”——
正当她变了脸色准备越过马路时,一辆车“唰”地一下稳稳地停在了她的身边。


这几个男人当然不只是龙崎郁夫的朋友。
他们是刑警。
有一两个还是郁夫熟悉的脸庞。
利用田村小夏的账号黑掉警视厅内部资料库的行为终究是被发现了——高级权限在拥有随意查询的权利之外,也必须承担留下每一步印迹的义务。
查找一个已经“死”了十年的公安,一个曾经隶属于“零部”的公安,这种触及敏感部门的行为怎么看也不会和“正常”搭上关系。
当他在听到男人问他“做不做得到”的时候,就已经预见到了这样的结局。
对他而言,为了“段野龙哉”,他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就如同对柏叶结子之于段野龙哉一般。
这是自己对男人而言,最后一点的用处。
在这之后,他就再也帮不了他了。


龙崎郁夫看到柏叶结子跟出来的身影了,他很想对她说快回去吧,却无力开口。
——在出门的一瞬间,他就已经被铐上了手铐。
一直安静得近乎“安分”的青年在看到那辆驶来的车时突然挣扎了起来。
事实上,龙崎郁夫并不是只有脸蛋和脑子的刑警,他的那些优秀“功绩”,很多都得力于他难出其右的“武力值”。
而费尽心思好不容易压制住青年的“同事”们突然发现,龙崎郁夫又不动了。
顺着青年的视线望去,才发现从那辆车走下来的是一个身形颀长围着围巾的英俊男人。
这、这不是我孙子会的下任候选人之一的“段野龙哉”吗?!
一直活在刑警们想象里的本该是阴险的男人此刻却戴着金丝边框眼睛,比谁都像是一位高级知识分子。在看到路边站着的女子时,他一路小跑着绕过车辆,对女子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温暖的。
满足的。
幸福的。
——那是和我在一起时,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只属于结子老师的、ta酱最真实的快乐。
龙崎郁夫缩在车座的角落里,透过车窗贪婪地望着段野龙哉脸上的笑容。
ta酱笑得好开心啊……
龙崎郁夫用铐着手铐的手压在自己的心脏之上。
他开心的话,我也会开心的啊……
车开了。
视线渐渐变得模糊了。
再也看不见他们的身影了。
足够了。
这样应该就足够了。
青年终于收回了那束执着的目光。
他想像往常一样扬起一个阳光般生气勃勃的笑容,却发现自己做不到。
阳光透过车窗,铺在青年的身上,为其镀上一层金辉,恍惚间望去,竟如同神祇一般,仿佛下一秒就将羽化归去。
青年低头,看见裤子上一个又一个湿润的圆圈。
“啊……我……流泪了?”


tbc.


全文最大的心理戏份都在这里了——这是我开坑时最想写的心理部分。
其实剧情上还是没什么进展。
ikou最后的挣扎其实是有着一点不甘的,但是看到段总的笑容之后他就觉得——这样就最好了。
我不喜欢看大段大段的心理描写,估计你们也不喜欢(。•ˇ‸ˇ•。)熬过这段,咱们走剧情——所以想揍lo主的请等lh完结后一起揍✺◟(∗❛ัᴗ❛ั∗)◞✺好嘛?好的!
大家晚安www
非常感谢!

评论(75)
热度(240)

© 什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