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巳

acg西皮杂食,偏爱时泪。
三次元西皮食用较少,冷西皮专业户。
近期产出≈无,请随意取关么么哒(づ ̄ ³ ̄)づ

lonely hearts 16 段龙 abo 大修版

《lonely hearts》16  大修版



剧情改动较大,如果你刷到啦,那就赏个光重看一次叭✺◟(∗❛ัᴗ❛ั∗)◞✺




人们在年少的岁月里,常常会有一段憧憬着年长异性的时期。少女们或期待着与“兄长式恋人”的相处,或想象着“父亲式”恋人的宠爱。同样,男生也如此。“姐姐式”的恋人有着女王的性感,而“母亲式”的恋人则有着无微不至的温柔关怀。

这种现象可以用“Electra Complex”或者“Oedipus Complex”来解释,但却不能简单地划到这种范畴下。

柏叶结子,对于当年孤儿院中的小男孩们而言,不仅像位“姐姐”,还“担任”了“母亲”的工作,这使得“柏叶结子”成为他们中大部分人的“择偶标准”。

但是柏叶结子对于段野龙哉而言,并不只是“择偶标准”这么简单。

因为段野龙哉的早熟,从心理年龄上来说,他是比孤儿院中所有孩子都“大”的,且柏叶结子真正做到了对“段野龙哉”这个存在个体的尊重。这使得他在年龄上分层时默认式地将自己与柏叶结子分到了同一组。

所以,柏叶结子对于段野龙哉来说,不只是“姐姐”,不只是“母亲”,也是“同龄人”。因此,小龙哉时常会和结子拌嘴,会和她打闹,就像同龄人之间自然地相处一般。

这种儒慕之情本可以随着年龄的增长与世事的经历逐渐变淡,趋于平常化。

但段野龙哉却失去了这样的机会,他对结子的感情是以一个极为残酷的事件划下了休止符——



至今,段野龙哉仍然清晰地记得十年前的那个夜晚。

他被莫名的热意逼醒,睁开眼睛却发现身边窜起了点点火苗。年纪虽小却已经成熟的他立刻担当起“领导者”的身份摇醒每一个房间的大孩子,让他们带领其余的孩子们逃生。

然而当他在一楼楼梯口等到最后一个小孩时却惊恐地发现——

郁夫和结子都不在!

慌张的他立刻冲上二楼,披着浸透了水的被子,一步一踉跄地向着卧室跑去。

结子是成年人,她应该会没事的。

这样的主观想法瞬间占据了小龙哉的内心,所以在推开结子的房间时,他在看到床上没有人后便奔向了郁夫的卧室。

但是没有!

失去判断力的段野龙哉茫然了,他居然想不到“不在卧室才是安全的”这一可能性,直到小伙伴们齐声喊着“找到郁夫了”,直到撕心裂肺的那声“ta酱——”穿过火海,他才恍若顿悟般冲向一楼的大门。

郁夫是在后院的草地上被发现的。

被发现时,睡衣上洇湿了血迹。

小孩子们以为他死了,吓得大哭,使劲儿摇他,才将他从昏迷中摇醒。

谁知小郁夫一醒来就要面对段野龙哉为了找他再次冲进火海的事实。

好在段野龙哉真真切切地听见了那一声呼唤。

小龙哉披着棉被从火海中灰头土脸地冲出,抓住正面迎上来哭的稀里哗啦的小郁夫,气得一肚子火没处撒——

“大半夜的不好好在卧室睡觉跑哪儿去了!”

小郁夫扬起头,憋起嘴,泪包似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因为、因为结子老师她……”

结子!

段野龙哉突然惊恐地发现,空地上的人群里——

没有结子!

胸口蓦然间冰凉,但他尚来不及去思考,怀中的小男孩就软了下去。龙哉一低头,只见小郁夫已经闭上了双眼。龙哉不知为何异常小心地碰了碰小男生的鼻下——

还好……

小男生心口大石落下,吐出了一口浊气,然而下一秒就被恐惧和内疚攥紧。

之后剩下的记忆就是漫天的火光和乌拉乌拉作响的警车。

直到火光变为烟尘,楼房化为废墟。

以及,废墟里,结子经常佩戴的噬尾龙项链。

他不敢相信结子死了。

他不敢面对可能是因为自己疏忽了对结子卧室的查看才导致了结子的死亡。

不、不对。

小龙哉摇着头。

结子的床上是没有人的,对,这具尸体一定不是结子的。

男生如此肯定地喃着。

但是,万一自己看错了呢?

……

不、他要找到结子。

他发誓,一定要找到结子!



事实上,在挖到“忍足浩二”这个线索的时候,段野龙哉自己都恍惚了——原来结子可能真的没死?

要知道在此之前,段野龙哉都是这样自我欺骗式地生存着的。

“也许结子老师其实已经,已经——”

——他知道、他知道结子可能已经死了……

“ta酱……结子老师中了两枪……而且大火里也有、也有……你还是不愿面对吗?”

——是的,他不愿面对。

“柏叶结子”最终成为了他的执念——或许有关风月,抑或者无关爱恨。

谁知道呢,他自己都已经分不清对结子的情感是什么了。

这个无法面对的死亡,逐渐像蚕蛹一样封锁住段野龙哉的心房。一层又一层,密得完全透不了光——

什么都入不了他的双眼。

别人的恶意,他不在乎。

别人的善意,他也看不见。



今天,他终于找到了她。

像一只久飞不停穿越过千山万水疲惫不堪却依旧坚持跋涉着的鸟儿终于找到了可以停泊的沙渚一样——

找到了,救赎。

他的生命,终于重新有了光。



段野龙哉从车上走下,走了两步似乎忍不住似的小跑到柏叶结子面前,尽管他努力克制了,却仍是忍不住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就像十年前一样,和郁夫坐在一起,吃着结子做的蛋包饭,争论着结子的厨艺到底有多差,最后嫁不嫁得出去,那种——简单的快乐。

四目相交间,彼此这十年来的艰辛都一眼望尽。

柏叶结子面露悲伤的微笑,伸出双手,将已然长大成人的男人拥尽怀里,用充满歉意的语气说道,“抱歉呢……让你们找了这么久……都怪老师太胆小了,没有主动联系你们……”

段野龙哉无法形容此时的感受。

难以置信。

就像你一直在黑暗中行走,心中总是安慰自己“不要怕,再多走一步就会有光”,然而真正有光时,你又会反问自己“这是真的吗”。

他想,对结子的执念,他终于可以放下了。

他释然了。



“郁夫……对了郁夫……” 柏叶结子突然想起来她跟下楼的理由,连忙推开段野龙哉,“龙哉啊,刚才郁夫跟着几个男人走了,那几个人看起来好奇怪,就像是警察来抓人的一样!”

段野龙哉怔愣了一瞬,忽而他想起了什么似的,“没事的,郁夫现在的职业就是刑警……你不知道是吧。”

柏叶结子摇摇头,“可是郁夫说他辞职了啊。”

这一刹那间,段野龙哉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么?”

女子看着一向成熟稳重的男人露出的茫然,疑惑地再次开口,“郁夫说他辞职了,他没和你说?”

段野龙哉一瞬间怔住了——



如果说“找到柏叶结子”是段野龙哉生存下去的意义,那么“龙崎郁夫”便是他这黑色旅途中唯一的一抹暖色调。

但即便龙崎郁夫是他生命里难得的“例外”,段野龙哉也不曾思考过自己与青年的关系。

难道不是可以同生共死的好兄弟吗?

“自私”是他的原罪——绑架着自己,也绑架着郁夫。宁愿让其跟着自己一起痛苦,也不愿放他自由。

“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吧?”

他总是这样重复着问青年。

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吧,无论充满欢笑,还是痛不欲生,无论共上天堂,还是同下地狱——



直到他意识到龙崎郁夫是个omega。

直到他在龙崎郁夫的病房外听到那段对话。

——“我只关心,omega的身份会不会让我‘被辞职’。”

——“标记我的人,是我喜欢了很久的人。只是他心中有一位很重要的女性。”

直到前一秒——

“郁夫说他辞职了,他没和你说?”



他的脑海中翻涌过千万种理由,最后都苍白无力地指向了他自己——

“后悔”。

段野龙哉第一次体会到这个词的重量。



tbc.



大修后的第四个版本。

综合了各个妹纸的评论后的成果。

总之,等会七点半后窝会再看一遍评论,如果接受度高的话,lo主继续开脑洞,也许还有二更,如果还有争议,那lo主决定先去静一静╭(╯^╰)╮

希望你们喜欢叭!

谢谢!






评论(73)
热度(196)

© 什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