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巳

acg西皮杂食,偏爱时泪。
三次元西皮食用较少,冷西皮专业户。
近期产出≈无,请随意取关么么哒(づ ̄ ³ ̄)づ

lonely hearts 17 段龙 abo

《lonely hearts》17



和柏叶结子暂别之后,段野龙哉拨通了龙崎郁夫的手机。

“嘟——嘟——”

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

男人拧紧眉头。

即便是回警视厅办公,青年也从未将这个二人专线设置成静音过,难道郁夫不接电话不是因为没听见——而是不想接?

段野龙哉微微仰头,闭上双眼,深呼吸,然后重重吐出一口气。

换另一个号码试试。

“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段野龙哉狠狠磨了磨后槽牙,无意义地扫视了下街道周围,最后泄气一般侧身坐进了车中。
男人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夹着刚点燃的烟,没有说话。

他的目光穿过车子的挡风玻璃,落在了遥远的前方——那是警视厅的方向。

他驾车来到这里时,那辆载着郁夫离开的车子正好与自己擦身而过。它离去的方向与自己驶来的方向是相同的。也就是说,车子离开的方向与警视厅的方向是相反的。

那自己即便去警视厅也是等不到人的。

烟灰渐渐缀在一起,最终被地心引力所吸引,坠落在西装裤上,散成一片片灰白色。

火点慢慢后移,一点一点地接近男人的手指。

近了。

更近了。

“啧。” 男人发出一声啧叹,慢条斯理地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掸了掸裤子。

踩下油门——

事到如今,只有去家门口堵人了。


“郁夫是omega吧。”

在短暂的与柏叶结子重逢的时间里,二人并不是什么都没说。事情上,女子在一个喷嚏后很迅速地嗅到了二人之间微妙的关系。

“他身上的alpha信息素,是你给的标记。”

段野龙哉的手指无意识地颤了下。

“是。”

“你和郁夫需要一次坦诚的沟通。”

柏叶结子沉下脸,神色严肃。她依稀能回忆起约十分钟前,青年嘴角微扬,眼中有光的样子。

“ta酱他……他一直都憧憬着您。”

“以一位成熟男性的身份,憧憬着您。”

柏叶结子微微阖上双眸,心中微微刺痛,再睁开时又是一派坚定的神色。

孩子们的事情,需要孩子们自己去解决。

“希望下次来见我的,不是‘你’,而是‘你们’。”

她这样说着,转身上楼,直到她踏上最后一层台阶时——

“嗯。”

她听到了一声低沉的回应。

于是女子的脸上,最终出现了欣慰的笑容。


一张床,一座灯,一台桌几。

简单得近乎简陋。

可以说,龙崎郁夫的公寓非常缺乏生活气息

换言之,他的“家”,没有“人气儿”。也或许,龙崎郁夫从未将这里当成过“家”。

在低念一声“失礼了”之后,段野龙哉拉开了龙崎郁夫公寓的大门。

正是中午十一二点的时候,阳光从窗户外跳跃着进来,在地板上铺上一层暖暖的光。而郁夫简单的家居陈设,却全部龟缩在墙壁的阴影之内。

多么像郁夫本人啊。

看起来像个小太阳,其实早已被黑暗吞没——

被我所吞没。

男人走到水池旁,叼着烟将手洗净。

你问他为什么要洗手?

或许是为了个人卫生。

或许……男人自己也说不清楚。

“这是第几支了……”

空旷的房间里,男人掐着烟,喃喃自语着。他吸了一口烟,慢慢呼出一缕直直的烟线。忽的,他想将烟摁灭,却发现找不到烟灰缸。

是了,郁夫是不抽烟的。

“ta酱……你是烟鬼吗?”

青年一边捂着口鼻,一边斜眼瞪着自己。远远望去,漂亮的五官因为不喜烟味而缩在一起,团成一团,像个小孩一样可爱。

对,非常可爱。

尤其是被自己欺负的时候。

段野龙哉干净利落地用手指掐灭烟头,扔进垃圾筐。他坐在床边,漫无目的地扫视着这个小小的地方,最终无趣地倒进床铺,四肢大敞,无意识地盯着天花板。

龙崎郁夫……

郁夫……


郁夫是后于自己被送到孤儿院的。

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相遇,是从段野龙哉开始的。

得知有新的小朋友要来,柏叶结子热心地组织小朋友们准备欢迎仪式。对结子如此期待另一个小男孩的到来的行为有着微妙的抵触情绪的段野龙哉,则一个人躲在二楼的阳台画画。

正当他抬头望向外面的时候,恰巧看见龙崎郁夫从轿车上下来。

当然,那个时候,小龙哉还不知道这个小孩子是谁。

龙崎郁夫下车以后,被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牵着,慢慢地走向孤儿院的大门。

阳光的照耀下,小龙哉敏感地看到了男人手上反射着阳光的金表

奇怪……他父亲看起来好像很有钱,为什么要把他送到这里。

许是注视的目光太过灼热,小郁夫疑惑地抬起头。

目光所至,是孤儿院的二楼阳台。

有风抚过,窗帘在微微摇曳——

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站在那里,阳光从他身后打来,使其五官被笼罩在一团黑雾中,平添几分凉气。

然而小郁夫似乎感受不到这些似的,向着男生的方向,眯起黑澄澄的眸子,笑着,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那一刻,段野龙哉心中微微动了一下。

即便离得很远。

即便,那时的他还不懂这种心动意味着什么。


结子以前调侃过,如果想知道郁夫去了哪里,只要看看龙哉在什么地方就ok了。

这倒不尽然是玩笑。

小时候的龙崎郁夫真的非常爱黏着段野龙哉。

在郁夫的口中,除了“结子老师我们今天吃什么”之外,出现频率最高的语句就是“ta酱”了。

郁夫依赖着段野龙哉。

开心的事,要和他说。

难过的事,也要和他说。

重要的事,要和他说,

鸡毛蒜皮的小事,仍然要和他说。

所以——辞职这种大事,龙崎郁夫居然没有告诉段野龙哉。

这种反常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暗示了两人的关系出现了裂纹。

但段野龙哉却是后知后觉,直到现在才发现。

后悔吗?

若是回想起青年在病房内无悔而坚定的告白,男人势必是会后悔的吧。


房间里面一片漆黑——

段野龙哉嗖地从床上坐起,望向整个屋子里唯一的光源处,那束从窗户外照进来的月光。

自己……居然睡着了?

是在终于找到结子后彻底放松了么,不然怎么会从午后睡到夜幕降临……

低头顺手将灯按亮,段野龙哉看了眼手机,却怔在了原地——

凌晨一点。

凌晨一点?

凌晨一点了,郁夫居然还没有回来?

男人心下忽然掠过几分不安的寒意,段野龙哉迅速拨通了龙崎郁夫的手机号。

——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那另一个号码呢?

——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那股子寒意随着机械的女声渐渐顺着男人拿着手机的手臂开始蔓延。

此刻,段野龙哉终于意识到——

郁夫,可能出事了。


tbc.


过渡章,没有实际进展。
感觉快不好意思打abo的tag了,有一种……啊!我写的是原来是abo啊!这种无语的感觉……
其实快结束了,应该在六月之前能写完【不卡文的话
我发si!一定会有互通心意后的甜甜甜和大补汤的!
话说,我卡文前还是400多粉,怎么回来就500多了,上次开点文大家都表示【开神马点文好好更新不要不务正业好么】那么这次……哈哈、哈哈哈哈……我会努力的!
总之能写到这里,真的超感谢大家。
有人喜欢,果然是一个码字的最大的动力啊。
大家晚安!

评论(29)
热度(184)

© 什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