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巳

acg西皮杂食,偏爱时泪。
三次元西皮食用较少,冷西皮专业户。
近期产出≈无,请随意取关么么哒(づ ̄ ³ ̄)づ

lonely hearts 18 段龙 abo

《lonely hearts》18



凌晨一点。
东京,夜仍未眠。
一分钟之前突然意识到龙崎郁夫可能真的出事了的男人此刻正坐在青年家中的床上,微微伏低身子,脸色阴沉,一动不动。
蓦然间一声凄厉的猫叫划破寂静的夜晚,尾音在段野龙哉的脑海中不断地、不断地、不断地盘旋着。宛若悲鸣一般的声音似乎狞笑着伸出了锋利的爪子,顺着男人的耳道一点点地爬进去,沿路留下一道道血印。
他已经没有时间再犹豫。
按下物理键,漆黑的屋子中,一点光慢慢扩散开来,映亮男人的面庞。
他的眼神被完美地隐藏在镜片的反光之后,唯一可以看得见的,便是那抿得紧紧的唇线。
“嘟——”
电话,接通了。
“您好,这里是日比野宅。这么晚了,请问您有事吗?”
日比野美月。
一个从东大毕业的高材生,龙崎郁夫的搭档。
一个让段野龙哉觉得非常、非常、非常之讨厌的女人。


段野龙哉第一次听闻“日比野美月”这个名字,是在一个刚刚下过雷阵雨的傍晚。


被水洗过的天空,泛着碧蓝碧蓝的光,而黄昏时间特有的暖红则从中心扩散着。渐渐的,它们之间的界限被模糊了,只留下了一个有着温柔色彩的调色盘,有点乱,但非常美。
从两人居住的小屋子的窗户望出去,美丽的天空尽收眼底。似乎一整天的劳碌都在微风拂过带来的饭菜香味中烟消云散了——
那个时候,段野龙哉的心情本是非常好的。
直到。
“ta酱!我告诉你哦,从今天开始我就有搭档了!”
“嗯……非常优秀的一位alpha,听说是东大的高材生,啊……感觉好棒,我都没有进过东大的门呢。”
“对对对,忘了说了,是一位很端丽的女子啊……”
“ta酱你都不夸夸我嘛!‘端丽’可是我从古老的东方国度学到的新词哎!是很高级的词语!”
“真的是很高级的词语!怎么都不看看我——哦哦~ta酱也有没见过的词?”
“不对不对,要说的才不是这个。她啊,叫‘日比野美月’……”
“日比野美月,美月,‘美丽的上弦之月’……果然是很美丽的名字啊……”
……
的确,在毕业工作以后,起初,段野龙哉和龙崎郁夫是居住在一起的。
段野龙哉忙于在我孙子会站住脚跟,龙崎郁夫则致力于熟悉警署的工作。两个人只有住在一起,才不会忘记“照顾对方”这种重要的事情。
之所以不说“照顾自己”,啊……这种事情,果然还是太难为他们了。
本来心情很好的自己,在听到同居人不断且反复地提起一个陌生alpha的名字,一种强烈的排斥感油然而生。
而青年对其毫无保留的赞美则成了“最后一根稻草”。


“郁夫。”
“嗯?”
在狭小的居室里,穿着可笑卡通图案围裙的青年停下了自言自语,看了一眼背对着他正靠在窗户旁边望着窗外的男人,应了一声。见对方没有回头的意思,便转身拿起番茄酱的瓶子,准备挤一个超大的爱心——
“你搬出去吧。”
蛋包饭配番茄酱,才是正——
“……”
青年忽然慌张地连拽了几张手纸,悉悉索索的声音终于令男人施舍般回了头。
“啊……抱歉抱歉,刚才不小心把番茄酱挤到流理台上了,我这就擦掉。”
青年露出尴尬的笑容,有些笨拙地将到处都是的酱汁擦去。
“对不起啊ta酱刚才被你吓到了,大晚上的开什么玩——”
“不是玩笑。”
青年擦拭的动作停了下来。
他抬头望向男人,却发现段野龙哉正背着光站着。男人的五官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看不真切。
“为什……么……”
青年不由自主地喃喃着问道。
“太吵了。”
男人微微低头,点燃一支烟。
“我很吵吗?”
段野龙哉呼出一缕烟雾,转过头去,然后道。
“嗯。”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第二天清晨段野龙哉醒来的时候,桌子上一如既往地摆着龙崎郁夫准备的早餐。
土司面包,与牛奶。
有些起床气的男人自顾自洗漱完毕,坐到二人餐桌前,双手合十,道一句“我开动了”,然后端起牛奶准备一饮而尽,发现了在被杯子下压着的小纸条儿。
“对不起呢ta酱,一直以来给你带来了很多烦恼,我已经找到适合的落脚点了,等我收拾好就联系你。”
署名是“郁夫”。
此时此刻才清醒了的男人意识到——郁夫搬出去了。
哦,那清静了。
男人这么想着,拿起一片土司面包塞进了嘴里。
终于不用再听到“日比野美月”这个名字了。


那时的段野龙哉并不晓得自己为何排斥这个名字,但他知道自己真的非常讨厌“日比野美月”。
每一次和郁夫碰面,青年都要提到她。
就好像青年的生活中处处充满了她。
就好像,自己已经被隔离在“他们”的世界之外。
而他讨厌这种感觉。


今天之前,段野龙哉都没有认真去思索过他和青年的关系。
他只是无偿地贪婪地享受着来自于青年的所有善意与爱意。
在意识到郁夫可能不再像之前那样依赖着自己信任着自己的时候,他其实是惊慌的。
甚至是恐惧的。
在意识到郁夫可能真的有了危险出了事时,男人的世界有那么一秒是绝望的。
没有光。
直到他想起了“日比野美月”——这个梗在他心口的一根锐刺。
一个已经存活了几年的“假想敌”。
段野龙哉终于明白。
他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便排斥的理由是什么。


——他喜欢龙崎郁夫。
——因为“喜欢”,才会“嫉妒”。


“您好,我是龙崎郁夫的家人。”
“我想知道为什么这么晚了他还没有回家。”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
“龙崎身上的标记,是你的吧。”
“是的。”
段野龙哉丝毫不讶于对方的敏感。事实上只要稍微了解下青年的背景,就应该知道他并没有什么所谓的“家人”。
“我是他的——‘恋人’。”
男人一点都不怀疑自己听到了对面alpha蓦然间加重的呼吸。
这并不是“假想敌”,而是真正的“敌人”。
“龙崎……被逮捕了。”
心脏犹如被一只手狠狠攥住,这种感觉几乎让人窒息。
被自己一而再再而三伤害的郁夫,也曾这么痛苦过吗?
不,他一直都活在自私的自己所给予的这种痛苦之中。
认识到这点的段野龙哉良久没有说话,似乎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过了很久。
“十分感谢,祝您晚安。”
男人抓紧胸口的衣服,扯出一个自嘲的笑容,挂断了电话。


“做不到吗?做不到的话——”
“可以的。”


他什么都明白了。
男人顺着墙壁,慢慢滑坐在地板上。
他盯着空气中虚无的一点。
但是现在明白——
会不会太迟了。


tbc.


17章的时候,大家都在说见到结子老师的段总智商【下线】,哈哈哈哈,怎么说呢,因为之前都是ikou视角,我们知道ikou是真的出事了。
而在段总看来,ikou不过是跟着同事去出任务,他不安的,是ikou将“辞职”这种重要的事隐瞒了自己。他准备的,是在ikou忙完了工作后两个人坐下来好好谈谈。
谁知道小天使真的遇到麻烦了呢2333
感觉18有点ooc,最近写的有点慢,不造为什么,可能是快结局了舍不得吧,感觉真走剧情下一章就能结束了。
尽量把结尾剧情丰富起来吧,都到最后了,不想烂尾啊哈哈。
祝大家食用愉快!
晚安!

评论(37)
热度(182)

© 什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