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巳

acg西皮杂食,偏爱时泪。
三次元西皮食用较少,冷西皮专业户。
近期产出≈无,请随意取关么么哒(づ ̄ ³ ̄)づ

lonely hearts 20 段龙 abo

然而手残的lo主并没有写到肉……

 


 《lonely hearts》20


清晨,四五点。

 按掉嗡嗡作响的闹铃后,男人从温暖的被窝中起身。

 “阿娜塔……”

 “你睡吧,我和贤太郎去晨跑。”

 “那我……过会儿再做早饭?”

 男人点点头,扣上运动服的扣子,悄无声息地走出卧室。轻声带上房门之后,男人理了理略显蓬乱的头发,敲响了儿子的房门。

 “贤太郎?”

 “该起来晨跑了。”

 “贤太郎?”

 身为刑警的敏感性使其在刹那间嗅到了危险的气息,男人握上门把,沉吟良久,最后“嘭”地一声撞开了房门——

 “贤太——”

 “阿娜塔?怎么了?”

 远远传来妻子担忧的声音。悉悉索索的穿衣声越过空气,脚步声似乎正往这个方向走来。男人探出头去,立刻回应道,“没事,不小心撞到房门了。”

 像是被丈夫难得的失态逗笑了,女子转身,“算了,醒都醒了,那我去准备点早饭了。”

 “嗯,麻烦你了。”

 说话间,男人背对着卧室一步步退进房间。

 将房门合上,然后举起双手,缓缓转过身子。

 卧室并不大,一眼即可望到底。

 穿着睡衣的儿子被绑地结结实实的扔在角落里,为防止他出声呼救嘴里还被塞了衣物。孩子睁大眼睛看着自己,“呜呜呜呜”地哀求着,蜷缩着,眼中闪烁着泪花。

 而自己的对面,则站了一名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他戴金丝边框眼镜,嘴角含一缕若有似无的笑容,看起来温文尔雅而又文质彬彬。

 ——如果他手中的枪没有抵在自己身上的话。

 “本不想如此叨扰北川先生,实在是情势所迫啊……”

 男子扬起嘴角,将枪支顺着男人身体侧面,一点点地移到北川贵一郎的太阳穴处。

 “想必北川先生是愿意空出几分钟的时间跟我来谈一谈……‘龙崎郁夫’这个人……的吧?”

 


从走进这个屋子开始,从看到青年缩在那一块小小的方寸之中开始,段野龙哉的心便不断地在滴血。

 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即便霸道自我如段野龙哉者,一旦有了软肋、一旦意识到自己有了软肋,那便会成为触之即痛的存在。

 他曾是那样的自私,一次又一次无视了青年的深情。

 在这种恨不得跪在青年面前乞求他的原谅的心情影响之下,段野龙哉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够倾尽全力保护他——

 而自己却在下一秒便失去了他的消息。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千方百计获得消息。

 再次见到青年时,面对的就是青年那本该健康的身体上纵横交错的血痕。

 好狠。

 青年对自己一向很狠。

 年少时期像个小哭包的他,一旦被欺负了就会躲起来“呜呜”地哭;但一旦当他下定决心要考入警校,就会狠下心来训练自己。

 郁夫啊……其实很倔强的。

 

 

卧室本身就狭小,又兼之青年的发情期被压抑已久,这些有的没的因素叠加在一起的结果就是:omega信息素已经盈满了整个空间。那诱人到令人晕眩的牛奶香此时此刻化作了一根根羽毛,在男人的心脏上轻轻搔弄着,令人蠢蠢欲动而又躁动不安。

 “ta……酱?”

 龙崎郁夫下意识咽了咽口水,汗水在他的眉骨处汇集,然后顺势滑下,一睁一闭间差点迷蒙了青年的双眼。

 这时的他才发现,这股子alpha信息素,实在是他最为熟悉的烟草的味道——这是段野龙哉的味道。

 青年的双眸,被水洗过一样清澈透亮,然而那湿润中又隐隐含着情色的味道,或许是为那泛红的眼角,也或许是为那茫然到天真的眼神。青年大抵是不知道的,越是纯洁无垢的事物,就越容易引起男人潜藏在深渊中的黑色施虐欲——这可能是所有alpha的劣根性,段野龙哉,当然也不例外。

 发觉自己的呼唤得不到回应,龙崎郁夫有些疑惑,随即恍然,不禁有些难过。

 他强撑着挤出一个笑容,“对、对不起……又、又是这么狼狈的——”

 未尽的话语尽数被男人的吻吞没。

 青年自责的语气像刀子一样割开了自己不合时宜的懊悔,那一刻,段野龙哉居然觉得自己此刻是理解青年的。

 青年是痛的。

 而心疼着青年的自己,也是痛的。

 于是男人第一次坦然顺从了自己内心的渴望,低头吻上了青年。

 那些诛心之语,就这样被封存起来吧。

 


段野龙哉缓缓吻着青年的双唇,偶尔将唇瓣含在齿间轻轻啃啮。虽不曾更进一步,但温柔之意却顺着二人相触碰的温热之处传递过来。

 相拥之时情不自禁阖上双眸的青年此时眼角渐渐氤氲开一丝湿意,他用手抵住段野龙哉,最后狠狠心将他推开。

 “不用了……”

 龙崎郁夫低下头去。

 “总是麻烦ta酱……”

 段野龙哉握住青年的双手,放入自己的怀里。

 “郁夫,抬头看我。”

 青年梗了一下,抬起头。

 “郁夫,我喜欢你。”

 龙崎郁夫怔住,过了一两秒,他才笑了。

 笑着笑着,青年摇了摇头,“ta酱……别开我玩笑了,你明知道的,你明明听到了的。”

 听着龙崎郁夫渐渐低沉下去的声音,段野龙哉再次紧了紧握住青年的手,“在这件事上,我从不开玩笑。”

 龙崎郁夫这次是真的愣住了。

 “我,段野龙哉,喜欢你,喜欢‘龙崎郁夫’。”

 因为也没经历过主动告白这回事,一向自我又霸道的男人在完这段话后,像是害羞了一样,脸庞上竟浮现了浅浅的红云。

 也不知怎的,本该陷在发情期里难能自控的青年此时此刻却异常清醒。

 龙崎郁夫清醒地看到了男人微微泛红的脸颊,清醒地看到了男人因为害羞而左右游移的目光。

 这是……“段野龙哉”?

 青年挣开男人握住自己的双手,伸出手去磨索着段野龙哉的面庞。

 没有啊……并没有存在于遥远东方古国传说中的人皮面具的存在啊……

 “你……是谁?”

 段野龙哉讶然,随即自嘲地笑了笑。

 他牵起青年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

 “来,解开它。”

 龙崎郁夫的手指一颤,他不明白,他不明白自己明明为什么仍然怀疑着,却自动地顺从了男人话语,解开了那一枚枚衣扣。

 段野龙哉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微微斜过头去,亲了亲青年的唇角。

 “乖。”

 话罢,段野龙哉起身,将被青年手臂上的血痕染红的衬衫脱去。

 他转过身,背对着青年。

 “我是谁?”

 男人含着笑意,这样问着。

 青年怔怔地望着,最终笑出了声。

 “是ta酱……”

 “真的是ta酱……”

 龙崎郁夫伸出手,指尖沿着那不能再熟悉的噬尾龙的刺青,一点点触摸着,感受着。

 段野龙哉被这无心的触碰激地抖了一下,猛然间回过头来抓住青年在自己背上作乱的手。

 “郁夫!”

 青年抬眼,茫然地看着他。

 男人深吸了一口气,矮下身子,将青年抱起,小心翼翼地避开那已不再流血的伤口,将其放在床上。

 “郁夫,你在发情你知道吗?”

 龙崎郁夫眨眨眼,乖巧地点了点头。

 “我说我喜欢你,你明白吗?”

 青年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他,过了良久,他才用被情欲逼得略显沙哑的嗓音开口问道。

 “那结子……老师呢?”

 段野龙哉启唇似有话要说,却苦于不知如何表达而皱起眉头。

 “我……我对结子……更多的是对年长女性的儒慕之情。”

 “本来这种感情谁都会有,随着慢慢长大这种情感也会慢慢淡去……只是结子……我以为是我害死了她。”

 龙崎郁夫很少看见男人这种表情,有些自责,有些挣扎。

 “我发誓要找到她,只是因为我不愿也不敢承认是我害死了她——其实在我心里,我本是认定了她已经死了的。”

 青年望着男人,认真地听他的诉说。

 男人的心事,没有谁知道过。

 他总是这样将所有的情感埋在最深处,埋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

 而自己,也只能根据那冰山一角,去徒劳地揣测。

 原来……自己猜错了……

 自己,竟然猜错了。

 青年扬起嘴角。

 即便自己猜错了……

 也觉得好开心啊。

 不。

 正因为自己猜错了——他才有可以感受“开心”的机会啊……

 “直到我真正找到结子老师,直到我意识到你可能出事了——我才发觉……”

 段野龙哉垂下眼,双手紧握青年的右手,将其贴在自己唇边,有些颤抖地开口。

 “还好,还好你平安无事。”

 “对不起……”

 “对不起……郁夫……”

 “是我太自私……是我溺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回应你的感情……”

 他看着一直注视着自己的青年,咧开嘴,笑的有些不自然。

 “现在,你还愿意接受我这迟到了十几年的回应……”

 “愿意接受我的感情……”

 “愿意……原谅我吗?”

 沉默良久的青年的歪了歪头,最终微笑。

 “果然……要对ta酱狠下心来……这是我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啊……”

 段野龙哉控制不住表情似的,笑了,又哭了。

 一个快近而立之年的男人哭了。

 像个孩子似的。

 
 

龙崎郁夫拍着男人的背,哄孩子一般的温柔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我们一起,向过去说声“再见”。

 再重新开始吧。

 
 

tbc. 

 


来揍窝吧,窝不怕!

╥﹏╥

评论(38)
热度(168)

© 什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