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巳

acg西皮杂食,偏爱时泪。
三次元西皮食用较少,冷西皮专业户。
近期产出≈无,请随意取关么么哒(づ ̄ ³ ̄)づ

lonely hearts 24 段龙 abo

《lonely hearts》24


龙崎郁夫,曾是新宿第二署的刑警,之前因其出色的“业绩”被调任总厅。
他本该是一名前途光明的青年。
“本该”。
且不论那尚处于争议中的omega身份,单是其盗用他人id黑掉警局内部资料库的行为就足够让他“喝一壶”的了。
但事实上,这件事可大可小。
所以在田村小夏向自己提及此事时,北村贵一郎选择了将龙崎郁夫带走并私下监视起来。
囚禁龙崎郁夫不是他的目的,他想要知道的,是这个青年为什么在这么多年后去搜索一个身份敏感的公安,以及在青年知道有关忍足浩二的一切后,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你看,北村贵一郎并没有将事情闹大的意思。
为什么?
为什么他要近乎袒护的去“帮”一个下属呢?
很简单。
龙崎郁夫不是北村贵一郎的“下属”,或者应该说“并不仅仅是下属”——
龙崎郁夫,是北村贵一郎的私生子。
若是要追根溯源,就不得不提到北村贵一郎的身世。
这个人,这个权力极大跺跺脚整个东京都要震三震的男人,有着一个令人叹惋的童年。
父母死于他人之手,其情其景,偶然午夜梦回,仍是狰狞得历历在目。
青年时期的他,遇见了一位美丽的omega女子。
像所有爱情故事那样,他们在一起了。
然而就在他们准备结婚时,北村发现,这个女子便是杀害他父母的凶手的女儿。
龙崎美咲。
北村贵一郎陷入了对“家人”二字的深深嘲讽中,他抛弃了当时已经怀有他骨肉的龙崎美咲,选择了另外一个女人。
事情似乎到此就结束了。
然而几年之后,龙崎女士沉疴难治,香消玉殒,将小小的郁夫留在了这个冷冰冰的世界。
北村贵一郎得知此事,陪着小郁夫过了一段快乐的日子。他教小郁夫打棒球,带他去看海族馆,最后将他送进了柏叶结子所在的孤儿院。
那场大火之夜,让小郁夫生了一场重病,不仅忘记了结子的生死,也忘记了送他来孤儿院的北村贵一郎。
他不记得自己的生父,不代表没有人记得。
北村贵一郎在工作中第一次看到这个青年的时候,就在那明亮的眼眸中迷失了时空。
眼睛,太像了……
而段野龙哉之所以去找北村,自然是因为他也是知情者。
当年北村送小郁夫来孤儿院时,小龙哉就在露台上看着。直到他加入黑道,因职业问题而开始关注这方面的新闻时,才在电视上认出了那个熟悉的面孔。
男人老了,却变化不大。
段野龙哉也相信,这个男人同样认出了郁夫。


“事情就是这样。”
北村贵一郎听着电话那头属下的解释,陷入了沉思。
之前在那个alpha胁迫之下,他交出了自己的工作证明,以供男人通过别墅警卫人员的审查。
而此刻,他的下属则在汇报具体的情况。
那个男人果真没有耽误哪怕只是一刻钟,立刻驱车去了郊外的别墅。
看样子,是真的担心着郁夫啊……
想着,北村贵一郎发出一声冷笑。
什么私下监视,什么不想把事情闹大。
自己不过是在担心公安内部的腐烂被大白于天下罢了。
又何必装什么慈父呢?
他自嘲地咧开嘴,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很多岁。本属于成功人士的,那存在于眉目之间的贵气与雍容被暗沉之色取代,就像是卸下妆容的妇人,暮色已难遮掩。
不需要装慈父了……
他深深叹了口气。
“你们都退回来吧。”
属下仅是应了一声,并未发出任何质疑。想也是,这番动作,即便再缩小知情范围,仍是有一部分人知道了。他们嘴上不敢说一说三,但心中一定会有一番衡量。
北村挂断电话,思索着有多少人知情,抹杀这些人的存在是否会牵动更多的势力。
良久,他再次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响了两声,随即被接了起来。
“您好,这里是日比野囶彦。请问您是?”
“日比野监察官。”
北村沉沉开口。
熟悉的声音令日比野囶彦扬了扬眉梢。
“原来是北村总监……请问您……”
“她还活着。”
没有具体的名字,也没有问号。
无头无脑的一句话,但日比野囶彦居然能明白北村的意思。
当年的柏叶结子事件,便是在omega权益上中立的北村贵一郎被反对派施压从而向公安人员的示意下发生的。
那个时候的他还年轻,很多事情身不由己。
“是的,我救的她。” 日比野囶彦没有否认。
“我要保住公安部。”
这话就有意思了。
北村贵一郎要保住公安部与日比野囶彦何关?
“北村先生,我什么都不知道。”
日比野囶彦笑了笑,“不过呢……祝令郎身体健康。”
——他果然知道。
北村贵一郎嗤笑,这个老狐狸。
日比野囶彦作为他的同事,在自己发觉龙崎美咲的真正身份之前,两人是走的比较近的。在自己离开美咲选择了现在的夫人之后,二人便因omega权益问题渐渐分道扬镳。
也就是说,日比野囶彦是知道北村贵一郎有着一个私生子的。
作为支持柏叶结子做“噬尾龙”实验的日比野囶彦,自然也是其在孤儿院工作的建议者。
所以,当日比野囶彦在孤儿院看到龙崎郁夫的信息时,仅是“母亲”一栏的“龙崎美咲”就足够他猜到一切。
因此,在女儿日比野美月向他询问龙崎郁夫的下落时,日比野囶彦才得以斩钉截铁地保证龙崎郁夫的安全问题。
虎毒尚且不食子啊……
“关于今年的国会,关于你的《omega权益》议案,有兴趣和我谈谈吗?”
日比野囶彦露出了真正的笑容。
“求之不得。”


发情期就是这样,并不是一时半刻,或者一次两次发泄便可以解决问题的存在。初尝情事美好的omega往往在信息素的影响下耽于其中,若是其与alpha情投意合,身心融合,那则更是迷失于此,很难挣脱。
好在,人的身体是有极限的。
段野龙哉与龙崎郁夫在疲惫和满足中沉沉睡去,再次醒来时,已是三天之后。
腰酸背痛的龙崎郁夫睁大眼睛瞪着神清气爽的段野龙哉,深觉性别上的压制是不公平的。
毕竟如果单论“战斗力”,自己可是能甩ta酱一条街的。
对了,现在网络上不是有句流行语吗,“然并卵”——让我们送给龙崎郁夫先生。
“ta酱~”
龙崎郁夫裹着被子,从床上艰难地挪到洗手间门口,看靠着门框笑眯眯地注视着男人。
从镜子里看到青年那近乎迷恋的眼神,正在刮胡子的段野龙哉低笑了下,然后洗漱干净,回过身来,托着郁夫的臀,让恋人轻轻坐在洗手台上。
他亲亲青年的唇,“怎么了,还没喂够你吗?”
龙崎郁夫“唰”的从头红到了脚。
“ta酱~” 他只能软软地唤着,“你怎么那么、那么……” 说着说着,青年便只顾左顾右盼,不再敢直视恋人的目光。
段野龙哉凑到青年脖颈处,深深嗅了嗅。
“嗯……我的味道。”
话罢,顺着锁骨美好的线条一点一点舔舐下去。
被男人的恶作剧弄得喘息连连的青年只能咬住自己的拳头,不想发出令人羞耻的声音。然而那蜷缩起来的脚趾与不自觉挺动的腰身无一不在展现他的快乐。
“我们该走了。”
满意地吃掉恋人亲自送上的“早点”,男人为青年擦拭身子时,这么说道。
龙崎郁夫呆住。
“我不是——”
“我已经知道了,你为我……究竟做了些什么。” 男人探出身去,吻了吻恋人的额。“你啊,果然是个傻瓜。”
龙崎郁夫不乐意地噘嘴,“谁是傻瓜,到底谁才是傻瓜,明明ta酱才是傻瓜。”
二十多岁的成年男人,嘟嘴卖萌却完全没有违和感。
段野龙哉在心中暗叹。
还是那句话吧。
“情人眼里出西施”什么的。
“对了ta酱,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当时的龙崎郁夫已经在信息素的逼迫下迷失了方向。他无法认出那个alpha信息素的主人是谁,同时天性的压制让他恐惧不已。
还好,还好是ta酱……
“你的手机里有我的定位系统。”
“哦~怪不得。” 郁夫开心地笑出了声,“那他们好傻啊,收了我的手机以后居然没有检查检查。”
段野龙哉摸了摸那软趴趴的卷发,“对啊,他们哪有你聪明。”
其实龙崎郁夫的手机在他被带走时就已经毁掉了。
但是段野龙哉并不想告诉他关于“北村贵一郎”的事情——他不允许,任何郁夫可能被抢走的机会存在。
他的爱,即是占有。
令龙崎郁夫惊讶的是,在他们出来时,路上却没有遇到任何一个人。
郁夫觉得自己像做了一个奇异的梦。
无疾而终。
想到此处,青年不自觉紧了紧握住男人的手。
段野龙哉一边拉开停在院落外路边的车门,一边回头看他。
“怎么了?”
龙崎郁夫望着他。
良久,他眯起眼,笑。
“我在想,如果是个梦境,那我该怎么办啊……”
恋人眼底的哀伤深深刺伤了段野龙哉。
柔软的心脏像是被谁抓住了一般,疼的窒息。
男人将青年揽进怀里。
“就算是梦,我也会陪你做一辈子。”
龙崎郁夫缓缓阖上双眸,双手圈住恋人的颈。
然后。
“嗯!”


tbc.


正文快完结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包容,lo主不仅没有如言在六月底完结,还得了“不定时更新会死”的病(ノへ ̄、)唉……


附赠个父亲节番外吧(✿◡‿◡)


《lonely hearts》番外之《牙牙乐》

段野旬真觉得自己快死了。
小男孩晃晃悠悠地在板凳上踮起脚,对着洗手间的镜子扒开自己的嘴巴,神情很是哀伤。
他感觉得到,自己的牙齿松动得都快掉了。
记得幼稚园的老师告诉他们,人老的时候牙齿就会松动掉落,不过只有老爷爷老奶奶才会这样。因为他们已经不再年轻,这意味着他们就快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小男孩瘪了瘪嘴,眼圈慢慢红了起来。
爸比和daddy都喊自己“小旬真”的啊,为什么自己会像老爷爷老奶奶一样快要死了呢?
一定是生病了吧。
陷在自己世界里的小旬真完全没有注意到在洗手间外鬼鬼祟祟的爸比——龙崎郁夫。
“干嘛呢?”
段野龙哉从厨房里出来时,正巧看到郁夫以一个奇特的姿势龟缩在洗手间门口。
“嘘——”
眼见青年使劲使眼色,男人脱下围裙便好奇地走了过去。
而此刻的小旬真已经开始掉起了金豆豆。
龙崎郁夫傻住了,下一秒立刻冲了进去将小旬真抱了出来。
“小旬真~怎么了呀,不开心就和爸比说~”
段野旬真攥紧了小拳头,肉乎乎的小手上有着一个个小圆窝。他用手背抹掉眼泪,瘪着嘴,“爸比……我、我的牙牙要掉了,呜呜呜是不是快死了呜呜呜……”
龙崎郁夫愣住,而段野龙哉则是噗得一声笑了出来。
段野旬真被daddy的笑吓懵了,随即更是委屈。
“daddy!”
小男孩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都快死了daddy还这么高兴,他只能向段野龙哉伸出小拳头,寻求daddy的安慰。
龙崎郁夫无奈地笑。
“小旬真不是快要死了哦。” 青年亲了儿子的头顶一口,“小旬真只是要长大啦。”
小男孩停下挣扎,泪眼朦胧地看着段野龙哉,好像只有daddy也肯定了他才会相信一般。
段野龙哉摸了摸儿子的头发,软软的,和郁夫一样。
“这个是换牙,换完牙就会像daddy和爸比一样变成大人了哦。”
段野旬真偏头看着龙崎郁夫,又望了望段野龙哉,奶声奶气地问道,“真的吗?”
龙崎郁轻轻拧了拧小旬真的鼻尖儿。
“当然是真的咯。”
忽的,段野龙哉眼前一亮。
“旬真牙齿是不是晃来晃去快要掉了?很疼?”
小男孩鼓着双颊,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乖~张嘴,daddy帮你拔掉。拔掉就不疼了。”
还不待龙崎郁夫阻止,小旬真已经乖乖地张开了嘴巴。
“daddy喊一二三就拔掉好吗?小旬真要像男子汉一样坚强哦~”
段野旬真点点头,神情肃穆。
“一——”
“噗叽——”
段野旬真望着daddy手中的小米牙,神情茫然——
世界沉寂了一秒。
“哇啊啊啊——呜呜呜……哇、哇比、疼、疼……” 




口齿不清的小男孩当即哭倒在龙崎郁夫怀里。
据龙崎郁夫的回忆——当时他就懵逼了。
“你看,都没有血啊,肯定是快要掉了呗、喂、郁夫!郁夫!郁夫你早饭还没吃呢!”









啊……段野家今天也是幸福美满呢。


《lonely hearts》之《牙牙乐》
the end


祝大家食用愉快,专业坑儿子,父爱如山什么的哈哈。
谢谢✺◟(∗❛ัᴗ❛ั∗)◞✺
大家晚安噜。

评论(20)
热度(174)

© 什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