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巳

acg西皮杂食,偏爱时泪。
三次元西皮食用较少,冷西皮专业户。
近期产出≈无,请随意取关么么哒(づ ̄ ³ ̄)づ

《lonely hearts》25 段龙 【完结】

《lonely hearts》25

 

 

“你是日本人、是美国人、亦或者是中国人、俄罗斯人,国籍的不同,并不会抹煞你的任何价值——毕竟,我们谁也不曾说过‘这个世界上除了日本人谁都没有存在的价值’这种话,当然这种话即便有人说过,那也一定会被群起而攻之。

“为什么?很简单,人类——生而平等。

“那么,同理可得,不论你是alpha、是beta、亦或者是omega,这个时代、这个社会都不该凭借性别来判断一个人的价值。

“的确,alpha有着得天独厚的优秀基因,但这种优秀并不是表现在各个方面的。你的伴侣可能是个alpha,或许他(她)有着强大的行动力,有着令人折服的逻辑能力,但他(她)一定也具备着敏感的审美能力吗?

“强大的行动力固然值得人们钦佩,对艺术的敏感性就不值得人们去尊重吗?

“是的,我们都知道,omega擅长的领域大多在文学、艺术、哲学领域——那么,因为他们的性别,我们便要抹煞他们在这些领域的价值吗?

“不!

“omega,并不是人们豢养在家里的宠物,他们也是人!他们也有权力!为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做出一番贡献,这是任何人都具有的权力!最基本的权力!

“然而在今天,这种权力却被严重地漠视着!”

东京警视厅的今天,充满着一种诡谲的气氛:你说热闹吧,大家都聚精会神地盯着日比野美月的笔记本,不发一言一语,安静得可怕;然而你说安静吧,整个办公室又仅仅回荡着北川贵一郎铿锵有力的号召声,其义正言辞,不仅感染了台下的议员,连电脑之外的下属们,也频频点头。

是的,这群早上闲着没事儿干的东京警视厅的精英们此刻正在看一年一次的日本国会的直播。刚才那段发言,正是来自附议日比野囶彦《omega权益平等化》议案的北川贵一郎。

“臭小子们!闲着没事不知道整理整理档案吗!”

甫一回到警视厅,便看见一群人蜂拥在一个办公桌前的景象实在令蝶野真一感到不快。

“吵什么吵啊,不知道今天国会啊,大家好奇一下偷个懒还不给啦……”横了身后的小子们一眼,三岛薰慢慢悠悠伸了个懒腰,发出了满足而舒适的叹息声,“蝶野啊,不是我说你啊,除了工作你还能看到什么啊……瞧瞧,这还是事关你欣赏的龙崎郁夫的议案呢,怎么?这你都不关心一下?”

“第一——我不记得我说过欣赏那个家伙;第二——你特么怎么老往警视厅跑?乖乖呆在你那个小破地方不行吗!”蝶野真一撇了撇嘴,眼神里充满了嫌弃,“半大不小了三岛桑,得,今天我就礼貌地称你一声‘三岛桑’,管好你自己就成了!”话罢,扫了眼聚在一起的下属们,绕过他们,便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小美月啊……你瞧瞧你瞧瞧,这人哪,就不能升迁,这一升迁吧,就摆起架子来啰……”

电脑旁的日比野美月笑了笑,“三岛先生,龙崎都辞职了您就别提了。”

“敢情你还记挂着那个小子呢啊!我说了这么多你就听到了‘龙崎郁夫’四个字?”

日比野美月无力地摆摆手,收拾好笔记本,起身。

当三岛薰正准备继续调侃她的时候,日比野美月突然转过身来。

“对了三岛桑,您每天来警视厅报道,是不是因为——您正在暗恋这里的某个人?”

三岛薰的表情一瞬间变得非常精彩,那感觉,就和吃了粑粑味儿的巧克力差不多。

——bingo!

日比野满意地点点头,意味深长地望了眼某人离去的方向,笑眯眯地跟了上去——

“蝶野桑——我有事想和您说!”

今天的警视厅,也一如既往的和平呢!

 

 

龙崎郁夫辞职是在半年之前。

“日比野小姐,我准备辞职了。”

刚刚结束完发情期的omega青年,连清澈如湖水一般的眼睛里倒映着如同夕阳般的媚意。

或许他自己并未发现,但对其有好感已久的alpha女性却在一瞬间看穿。

——“龙崎郁夫非常安全,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至于他此刻在哪里,我并不知道,所以无法告诉你。”

啊……原来是这样……

一瞬间明白父亲话语意义的日比野美月心头泛出淡淡的苦涩。

龙崎,在消失的这段时间里被人标记了啊……

那眼中隐隐荡着的笑意,那嘴角扬起的弧度,所有的所有,都在彰显着他的幸福。

看样子,那个男人最后还是找到了他。

“为什么突然说要辞职?”

“呃……”眼前的青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笑起来像小鹿一样纯真,孩子一样,“其实做什么职业对于我而言都差不多。当初选择做刑警,是因为‘必须’,我做这一行,可以帮到我喜欢的人。”明明是个男生,羞涩起来却仍是那样动人。“现在我们已经完成了小时候的梦想,所以我没必要再做这个职业了……”青年有些紧张地握了握双手,“日比野啊……”

转瞬之间便收拾好自己的失落的alpha女性好笑地看着青年,“怎么了?”

“其实吧……我想……我有一个打算……”

吞吞吐吐的青年实在是太过有趣,日比野美月抱起双臂,“嗯?然后?”

“我、我想开一家蛋包饭店……”

“哈?”

“你、你觉得我现在学做饭还来得及吗?”

那时的日比野美月并不太懂为什么青年想开这样一家店。

单纯的,大概是青年因为喜欢吃的缘故吧。

她这样想着。

直到那家餐厅真正开业了,直到她拜访时看到了安安静静坐在那里吃蛋包饭的男人,看到了那个男人身旁满眼期待的青年时,她才真正明白——

是这样啊……

原本的苦涩似乎在那一刹那间烟消云散了。

你爱他。

所以你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那么,我便祝福。

因为,没有什么……能比你真正的幸福更重要的了啊……

 

关于龙崎郁夫辞职这件事,段野龙哉是怎么看的呢?

“我要辞职。”

从险境中逃脱的俩人刚一回到市区便决定以后要住在一起。

而正当段野龙哉帮恋人收拾那方小小天地里的衣物时,因身体缘故不能大幅活动的青年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闻言,男人将手中的衣服迅速塞到行李箱里,然后挨着恋人坐了下来。他低头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然后才开口问道,“为什么。”

青年歪了歪头,“我们已经找到结子老师了呀。”

在龙崎郁夫看来,段野龙哉问的这个问题简直有失水准。

“你不喜欢做刑警?”男人揉了揉恋人的发丝,有些爱不释手的意思。

“不喜欢……也不讨厌吧……”

“那就是还能继续做下去……为什么突然想换职业了。”

“因为……现在我有想做的事啊。”龙崎郁夫蹭了蹭男人的手掌,“我有更想做的事,所以咯。”

“不留恋在那里认识的人们吗?”

“他们很重要,但最重要的,是你啊。”

段野龙哉仿佛被恋人直白的语言击中,久久不能言语。直到看到青年疑惑的眼神,才低头亲了亲恋人的鼻尖。

“那就辞了吧。”

 

 

半年后的今天,段野龙哉和龙崎郁夫正站在某产科医院的病房内。

病床上的女子,面容憔悴而幸福。她望着枕头旁的小婴儿,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正是田中爱。

“孩子健康就好。”龙崎郁夫在田中爱身边坐下,“怎么样,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女子笑了笑,“很好哦……”说话间她看了眼站在房门旁的男人,然后转向青年,“什么时候轮到你呢?”

龙崎郁夫茫然了那么几秒钟,回过神来便是满脸通红。随机掩饰性地咳了两声,“还早还早,我们要先忙事业、先忙事业。”

看望完生产后的田中爱,龙崎郁夫便和段野龙哉离开了。

然而和没把此事放到心上的恋人相比,田中的那句调笑,段野龙哉倒是真真儿听进了心里。

所以在当天夜里,被男人翻来覆去折腾的青年并不晓得,自己究竟是哪里得罪了男人。

“笨蛋。”

事后,男人摸着恋人的眉梢,露出了无可奈何的笑容。

 

 

一辈子,这样,便好。

 

 

《lonely hearts》正文

- the end -



有几处没交代的地方,过两天补番外。

比如说ikou的申请怎么样啦等等…

等番外放完,lo主会进行文章的大修,并整理txt版本,到时候感兴趣的姑娘们自取便好。

至于感想神马的,过两天一并写了,先祝大家食用愉快吧!

晚安!

谢谢大家!

评论(30)
热度(192)

© 什巳 | Powered by LOFTER